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unavail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金融危机, 房地产, 投资 (24)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09-03-26 被查看:17913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BestSong200 || DreamDance || Verses || Fav-short || 2008-12, || 08 Crisis || 08 Election ||
新人新诗 || 新人报到 || 2009-1, 2 ||


金融危机, 房地产, 投资 (I), (II) (III)(IV)(V) (VI) (VII) (VIII) (IX)(X) <= click the link for details
金融危机, 房地产, 投资 (XI), (XII),  (XIII),  (XIV), (15)(16)(17),  (18),  (19)(20) <= click the link for details

金融危机, 房地产, 投资   (21)(22), (23), <= click the link for details

金融危机, 房地产, 投资 (24) 

宋鸿兵:自身利益面前,自由市场、自由贸易算个屁

云淡水暖/当年加入WTO的时候,一个最主要的话语,就是“融入国际化市场”,为什么要融入呢,因为“自由”,按照通常的理解,设立WTO框架的目的,就是实现“自由贸易”的宗旨,给咱们的印象就是,加入WTO之前,美国国会每年都要审议一次中美贸易问题,然后在审议中提出诸如“人权”呀、“民主”呀、“自由”呀、叽里咕噜呀…,又着急跟美国做生意,怎么办?WTO提供了一个令人向往的框架,在这个框架内,“追求”国家对进出口贸易不加干预和限制,允许商品在国内外自由输出和输入。通过自由贸易鼓励竞争,让价格机制自动调节供求,以充分利用资源,这样一个“最高理想”。

中国为什么要参加WTO呢,贤达和专家们说了,因为“比较优势”,“比较优势”理论认为,自由贸易可以促进国际分工,使各国都可以利用自己的比较优势,通过对外贸易而相互获得各自的比较利益。据说,在自由贸易体系下,可以有效的配置资源,减少资源浪费,降低产品成本…。

那么,中国的“比较优势”是什么呢,恐怕一是有一个庞大的市场,比如,中国0.5‰的家庭拥有社会60%以上的金融资产,就这帮人的绝对数量而言,数以千万计,比起中国13亿人口,微乎其微,而对于发达国家的商人、特别是高档奢侈品商人,这帮人的数目,抵得上欧洲一个小国的人口,所以,中国成了世界上第三大奢侈品消费市场;二是中国有数以亿计的廉价劳动力,像服装加工业、低端制造业这样的需要大量人工劳动的行业,中国的“比较优势”太明显了,光是农村出来打工的廉价劳动力的数目,差不多等于美国人口的一半了。

美国的“比较优势”就不用说了,“高科技”、“知识产权”…,比如美国的波音公司与欧洲的空客公司瓜分了世界的大飞机市场,中国人要坐飞机,中国自己不能生产大飞机,就要服从美国的“比较优势”,美国人要穿牛仔裤,美国制衣业的人工工资太贵,就利用了中国的“比较优势”。双方的资源这么一“有效配置”,中国生产一亿条牛仔裤,换得美国的一架大飞机。还有,美国的一家著名户外运动品公司,因为知识产权的“比较优势”,一件户外运动衣,卖 1千多美金,只付给中国生产厂7美金。

WTO的好处,据说还有“产业演进”,依照西方发达国家的道路,遵循“劳动密集型产业----资金密集型产业----技术知识密集型产业”这样一条道路,“总有一天”会“发达”的。但是,现实告诉人们,世界的资源是有限的,美国的“比较优势”令其过上了“借债度日”,潇洒不已的好日子,美国2亿人口,消耗了世界原油产品的50%,如果有一个人口比其多数倍的国家,从WTO这条“光明大道”走来,也过上那种高水平消耗资源的日子,“资源配置”冲突了怎么办?草民想,美国人不傻,美国人可能私下偷着乐,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通过一个什么“自由贸易”体系,就培育出一个“资源配置”巨头来跟美国争食,门儿都没有。所以,WTO也不例外,规则的控制者是美国及其西方盟友,而这些少数者,成了WTO规则事实上的“主人”,而美国正好是WTO中执牛耳的国家。要加入 WTO,先要看美国的眼色。

当年的所谓“入世谈判”,即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谈判,极为艰巨,其实就是卡在美国身上,历经13年之久。美国认为中国应按照“市场经济国家”开放这个领域、开放那个领域,咱们争辩说自己是发展中国家,要延缓这个领域、延缓那个领域。当年的谈判代表龙永图先生回忆中美双方“终极”的讨价还价的时候说:“当美国人抛出前三个问题时,总理都只有一个回答:‘我同意’。‘我着急了,这不是要全盘放弃嘛!我不断给朱总理递条子,写着‘国务院没有授权 ’,没想到朱总理一拍桌子说:‘龙永图,你不要再递条子了。’我当时真没面子。‘想不到,当美方抛出第四个问题时,朱总理说:‘后面四个问题你们让步吧,如果你们让步我们就签字’’。”(人民网)但是,好像在美国人、欧洲人看来,WTO的规则对他们有利的,他们就强调,比如不断对中国生产的具有很强的“比较优势”的商品提起仲裁,中国已经输了几个仲裁了。而中国的汽车市场上几乎都是国外品牌,包括美国三大品牌,中国的食用油市场已经被外资控制,中国的金融业不断被外资低价买进、高价卖出,中国的一些知名的伪“民族品牌”(在境外注册的在境内赚钱的)企业,不断被外资鲸吞兼并,中国的两个具有世界级规模的金矿,被外资完全控制。这些,好像WTO没给中国起到多大的保护作用。就这样,美国、欧洲发达国家,还不肯承认中国是“完全市场经济国家”,这回,咱们又倒过来争取“完全市场经济国家”地位了,为什么呢,该开放的,都开放了,西方们还不依不饶地说“不够”,不争取不行。

金融风暴没来之前,WTO在美欧手中就像是一卷“双面胶”,中国的“比较优势”大的领域,比如中国的制鞋业、制革业、制衣业、小五金业、加工业、家具业…,美欧们就要用“反倾销”规则粘过来,让你动弹不得;美欧们“比较优势”大的领域,如金融业、粮食流通业、高端制造业…,美欧们就用“市场开放”规则粘过来,还是让你动弹不得。甚至在中国准备收购美国一家濒临破产的石油公司的时候,WTO“双面胶”不用了,赤裸裸地用政治规则了,说“国家安全”了。

金融风暴来了,始作俑者是美国金融业,帮凶是整个西方发达世界的金融界,这还不算,最令人惊讶的是,WTO的规则掌控者们开始动手拆WTO这座涂满“公正”、“自由”、“优化配置”华彩的牌坊的支柱了。

中新社报道:中国商务部发言人姚坚今日(2月16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说,当前,受国际金融危机加深影响,有的国家在刺激经济的方案中提出了优先购买本国产品的条款,我们对此深感忧虑。姚坚介绍,受国际金融危机加深影响,一些国家出台了形形色色的贸易保护措施,主要分为两类:一是滥用WTO规则允许的贸易救济措施,主要是指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特殊保障措施(即“两反两保”);二是使用传统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如有的国家提高了进口关税,采取禁止或者限制进口、技术性贸易壁垒等。

商务部发言人的语言很克制,只是说“一些国家”,哪个“一些国家”呢,就是WTO架构中的强势群体,美欧们,因为“一些国家”内部政治、经济的需要,就要扫除一切“障碍”了,哪怕是WTO这座给美欧们带来无数好处的牌坊,也不在话下了。

最为轰动的,无疑是众议院日前在经济振兴方案中添加条款,要求获得振兴款的公共工程,只能使用美国制的钢铁。就是所谓“买美国货”条款,这一条,立马引起欧洲、加拿大等“同一条战壕的哥们儿”的强烈反应,美国人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把条款稍微修改了一下,叫做:“本条款落实法律时,必须符合美国在国际协议下所负义务”。而且,这一修正涉及的范围极为有限,欧盟、加拿大、日本以及其它和美国政府签有互惠采购或贸易协议的伙伴,可依此但书,参与并受惠于美国的振兴方案。与美国没有这类协议的如“金砖四国”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等国,则分不到一杯羹。

WTO迷们不知道有没有被美国政客的这一记耳光抽明白:在自身利益面前,自由市场、自由贸易算个屁。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09-04-08 08:34:57  [评论]
郎咸平:美国为何只救助金融行业 不救制造业

最近有些学者说美国的经济会继续下滑,欧洲的经济也会继续下滑,日本将更加严重,而中国的经济将会在探底后反弹。我请各位用膝盖想一想,中国是一个如此国际化的国家,我们和欧美以及日本的关系积极向上,而且往来如此之密切,他们的经济会继续下滑,我们怎么可能反弹呢?是不是感觉有点过好了呢?

  我要给各位几个数字, 小布什提列了7000亿美金,奥巴马提列了8190亿美金,而财政部长盖特纳提出了2万亿的救市计划,我们最近收集了一大堆资料显示美国的后续计划还有8.7万亿美金,把这些全部加在一起就有11万亿美金之多,可以想象其数额之大。11万亿美金的意思就是说全世界69亿人口每个人可以从美国得到1797美元,这个钱可以完全的把美国所有住房贷款买回来,可是还是不够。

  有人可能觉的无法想象,我们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么多的资金投入可能都不够呢?甚至除了小布什总统7000亿当中的144亿几乎忽略不计之外,其它的全投向了金融,奥巴马提列的资金与盖特纳提出的救市资金基本上也都投资在金融,后面的8.7万亿基本上也投资在金融,可以这么说95%的资金都投在金融上。美国的失业率从去年的12月份开始是7.6%左右,到今年二月份是8.1%,逐月攀升,而失业人口已经不是银行等金融体系了, 金融体系的失业人口目前比例非常低,大部分是制造业,服务业,建筑业。可是竟然发现十几万亿的救市资金当中用到制造、建筑和一般服务业的几乎没有,金融业是所有援助计划的主要目标。原因是什么?

  需求是唯一的

  美国政府95%的资金之所以不投资在与就业相关的像制造、建筑、服务等行业的原因,我认为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国人认为制造业救不了。我估计美国政府包括美国经济学家,他们会同意我这一句话,因为我们都是同一个系统出来的博士,我们念一样的经济学,考一样的试,做一样的习题。在他们的想法当中,他们认为制造业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需求是唯一的,其它都不是问题,只要需求没有了,制造业必死,救不活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只花了144亿救助一家制造业,也就是美国汽车业,而其它的各种制造业全部不管。当然我们不要说赞同美国这个做法,我们也不要反对他的做法,我只是按他的逻辑思维判断一下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想问题,按思路倒回来说不定会对我们国家的产业振兴方案有一个不同的参考意义。

  为什么需求是唯一的?不救制造业那你在做什么?他们把95%的钱用在了银行等金融机构,而且2860亿用于减税,我相信未来还会增加,我可以把这个轮廓说给大家听, 那就是美国政府希望减税以及帮助金融机构来挽救美国经济,而他们认为制造业、服务业、建筑业的唯一问题就是需求下降,这是解决不了的,因此直接帮助这几个行业是无济于事的。请想一下, 美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为什么只救助他的金融行业,只给老百姓退税,就不能帮助他们的制造业、服务业、建筑业等等呢?这个过程我认为值得我们探讨。我这么做个解释,从08年10月开始正式进入第一波金融海啸,09年的1月2月开始进入了第二波金融海啸,我把大家带入到08年的10月份去看看需求是怎么下降的,当时的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在08年的11月12号和当月的25号召开了两次重大记者会,重大到全世界除了我们以外都在看的地步,我相信我们内地媒体可能都没有转播,在11月12号的记者会上说过,小布什总统所提列的7000亿美元的救市方案他们准备拿出部分资金来刺激消费,因为美国第三季度的GDP下降0.5%,而其原因是消费下跌3.2%,媒体问他出了什么事,保尔森说两个星期后再招开记者会。所以到了11月25号保尔森第二次召开记者会,他说他们计划把小布什时代所提列的7000亿美金可能考虑提高到八千亿美金,而拿其中的一千亿美金借给投资人来刺激消费,因为美国人的消费在这个阶段被冻结住了。

  刺激消费要借钱给投资人,而消费出现问题的原因是被冻结住了,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呢?而真正的玄机就在这个话里。美国的消费市场叫做泡沫消费,只要是借钱来从事的消费统统叫泡沫消费。美国人特别喜欢借钱,比如买汽车就是110%的贷款,多的10%就是把保险一起贷掉了。因此美国家庭由于从事泡沫消费,美国家庭负债比率占GDP95%,而中国是一个有优良传统美德的国家,我们是不喜欢借钱的,我们家庭负债比率占GDP的比重只有美国人的七分之一也就是13%。因此美国的银行与中国的银行不同点就在这里。中国的银行借钱给你买汽车之后,它就是坐吃利息,美国银行透过衍生性的金融工具做中介把债权卖出去,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的金融性衍生工具这么重要,没有它的话银行就玩不转,没有它的话就不可能从事泡沫消费。泡沫消费从去年的11月开始,根据保尔森的意思是被冻结了,而这个变动就是直接打击了中国的出口,所以在10月份的时候中国的出口增长率还高达19%,9月份的时候高达30%,而到了11月份中国的出口增长率首次为负的2.2%,到了12月份负2.8%,原因就是美国人的消费泡沫暴破了。要刺激美国人泡沫消费的本质问题就一定要让银行能够生存,银行是不能倒闭的。银行、证券公司、投资人只要这三个都在,就有可能使的美国的泡沫消费恢复,只要其中一个死了,那就是全玩完了。因此美国政府拿出这么多钱去救银行、证券公司、投资人,目的就是要确保泡沫消费的三大环节都不出问题,只有在他们都不出问题的情况下泡沫消费才可以恢复。而泡沫消费恢复之后,建筑、服务、制造等行业的失业就可以立刻得到解决,只要美国的泡沫消费恢复我们就恢复。我演讲的时候,很多企业家在这个时候很激动的问,在这个时刻我们出口制造业应该做些什么?我说了四个字:束手无策。因为这一切要看美国政府上十万亿的钱能不能有效的刺激美国人的消费。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09-04-07 22:17:45  [评论]
《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警惕美国的“人造牛市”

《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昨日撰文表示,最近几天美国股市连续大涨,华尔街的上空似乎出现了久违的牛市祥云,交易员欢声雷动,投资人额手相庆,市场在窃窃私语危机已见底,华盛顿在高唱经济即将反弹。花旗银行、美国银行纷纷报出1、2月的盈利,巴菲特在抄底,伯南克在打气。

  事情果真如此吗?恐怕只有头脑“简单”的人才会相信这样的“G20”政治行情。没有美国政府两次数百亿美元的注资,何来花旗和美国银行的盈利?这样的“盈利”如何让人心里踏实?更何况这些“盈利”中均未将未来潜在损失估计到位,它们假设经济将会迅速繁荣。这样的“盈利”同样不包括美国政府以拯救AIG为名,而实际上将高达千亿美元的巨额纳税人的资金变相打入各大银行的账户所显现出来银行体系“人造健康色”所产生的“收入”。

  美联储刚刚公布将直接动用3000亿美元购买美国长期国债,这是近50年以来的头一回。实情是,各国中央银行纷纷抛售美国长期国债,离岸对冲基金在狂抛两房债券,美联储已成为美国长期债券的最后买主。对于马上面临靠辽倭酵蛞诿涝龇⒉拍芡炀纫邢低车陌掳吐砝此担飧鍪被媸窃阃噶恕?/P>

  许多人没有意识到美国的长期债券是美国金融体系的生命线,长债被抛弃导致美联储直接介入的后果将是灾难性的通货膨胀和长期萧条。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要在G20会议之前要搞出一个“人造牛市”来为奥巴马拉抬气势,在一片牛市大吉的迷幻气氛中,希拉里才可能给头晕眼花的各国代表的口袋里塞进一些美国长期国债。即将召开的G20大会,不过是美国搞的一场美国债券的超级路演而已。

  伯南克的话可信度有多少呢?2007年初当次贷问题刚露头时,此公信誓旦旦地保证这仅仅是个小问题。2007年8月次贷危机正式爆发,此公认定这是一场“孤立的”、“短暂的”、“小规模的”危机,结果危机演变成为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结果此公仍不认错,断定金融危机不可能影响美国的实体经济,结果我们看到的是二战以来最严重的房屋没收率、失业率、各种违约率、企业破产规模。今天此公又说“美国经济年底走出衰退”,听众还是自己掂量吧。

  最近几日,国内和国际的部分经济学家又在联手配合这一“人造牛市”,大唱“赞歌”,面对这一盛景,真不知道是谁的悲哀?


联想起最近看到国内某权威杂志一篇《为何经济学家遭质疑》的短文,文章针对目前部分经济学家身上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入木三分的精彩剖析,我们和广大读者一样深有同感。在当前的危机之中,我们的每一位经济学家都应该在发表各种言论之前摸摸自己的良心,因为我们的身上不仅寄托着广大投资人的血汗,更肩负着历史赋予我们的民族责任。

这种责任不仅是三五年危机中的责任,更应是我们毕生做人的准则。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09-04-07 22:15:20  [评论]
美国赌场金童子只手搞垮AIG 失业仍拿百万月薪

面对面 国际人物周刊

  Newsmakers Weekly

  据美国广播公司日前报道,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和联邦检察官正在调查保险业巨头美国国际集团(AIG)一名部门前总经理约瑟夫·卡萨诺,他的冒险投资造成保险业巨头AIG数以千亿美元计的损失,目前有关部门要确认的是,这位54岁的本地出生的美国人,是不是犯有欺诈罪而造成AIG公司实际上的破产。

  大庄家变大输家

  华尔街的金融大赌博 ———金融衍生品信贷违约掉期(CDS)泛滥,几乎将世界金融市场拖到深渊,是金融风暴发源地已经没有疑问。财政部长蒂姆·盖特纳为了向国会说明新的金融监管政策,3月27日写给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的信件中说道:联邦监管将首次扩展到所有金融衍生品交易,正是这些吸引人的金融工具,如CDS要在很大程度上为这次金融坍塌损失负责。

  在这场金融赌博中,世界最大保险公司AIG是最大庄家,因而也是这场赌局的最大输家(一开始赚钱,随着次货危机爆发AIG成了最大输家)。至今它已经接受了美国联邦救助款(即纳税人的钱),高达1800亿美元。

 

美国国际集团(AIG)一名部门前总经理约瑟夫·卡萨诺


卡萨诺乘私人飞机周游世界,图中价值4000万美元的飞机是卡萨诺与人合买的

尽管成了联邦调查局的目标,看来卡萨诺很享受他在伦敦的生活方式

 

  那么,在AIG里面,谁在扮演这个庄家的角色?这是它的一个约400的人不到的部门,称为金融产品部。它的头头,一个54岁,有着一双爆出的金鱼眼珠,现居住在伦敦的叫约瑟夫·卡萨诺的人。他善长的就是将垃圾债券打包上市。

  他是赌场金童子

  “他几乎是只手遮天地搞垮了AIG,同时又要对这个国家的金融危机负有责任。”共和党参议员杰基·斯拜尔这样说。

  卡萨诺目前居住在伦敦,他用3亿美元运作臭名昭著的AIG金融产品部,在那里与其他人,以AIG的名义投保的竟是多家银行持有的价值万亿美元的垃圾货款。

  “他是赌场金童子,”参议员斯拜尔说,“实际上,他们是把人们的辛苦钱拿来随便扔,说是投资其实是赌博,最后输个精光。因此他必须为自己的欺诈、玩忽职守和对美国的损害负上法律责任。”

  当美国广播公司记者在卡萨诺的伦敦寓所外堵住他时,他说不想回应针对他的指责。

  被炒照拿百万月薪

  由于让公司损失巨大,2008年初AIG炒了卡萨诺鱿鱼,但是他却仍然每月可以领到100万美元的薪水,直到美国国会干预才停止。而迄今,陷入绝境的AIG共接受了美国政府救助资金高达1800亿美元。

  “AIG自己投保垃圾,同时又使垃圾市场化,”美国税法专家杰克·布鲁姆说,“美国纳税人正陷入为这种保险垃圾埋单的圈套。”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就在不良贷款问题浮出水面的时候,卡萨诺还在向华尔街分析人士吹牛说,他的交易即所谓的信贷违约掉期(CDS)是万无一失的。

  在2007年8月的AIG投资者电话会议上,他说:“不轻率地讲,不管什么原因,在这些任何一个合约里损失1美元对我们来说都很难。”据布鲁姆说,很多人还看到这样的话写在黑板上。

  “那些交易就是毒品,而那些与之打交道的人体会到了它的毒性究竟有多毒。”布鲁姆说。

  逃避监管者视线

  美国广播公司记者调查发现,卡萨诺创办了几十个独立的公司(一些是离岸公司)来处理CDS交易合约,有效地避开了AIG的会计制度、规避了美国国内的监管。

  “这是AIG丑闻之下又一个重要的发现,”布鲁姆说,“所有这些合约都被转到离岸,目的很明确就是规避监管和逃税。”

  英国议员也说,在英国也没有人监管AIG的运作。“过去有一种叫轻度监管的说法,”英国下议员文森特·凯布尔说,“这就意味着这些活动可以进行,而且没有人一直密切关注它。”

  卡萨诺的AIG上司似乎也是蒙在鼓里,忽视了AIG指派给卡萨诺的会计师约瑟夫·丹尼斯的警告。丹尼斯说,卡萨诺表示由于担心他影响公司运作,而把他排挤在外。

  AIG最新声明向美国广播公司承认,旗下金融产品部门所做交易几乎拖垮整个集团。不过,AIG首席执行官利迪却认为卡萨诺的商业运作中没有发现任何非法的事。他说:“我不是律师,但是这些事都不是违法的证据。”

  一名卡萨诺以前的同事说,卡萨诺目前没有回美国接受联邦调查局调查的计划。

  但是美国民众对AIG管理层的不满却仍在发酵。“我认为美国人民要听到他腕上的手铐声才会满意。”斯拜尔说。



卡萨诺这套豪华联体别墅据说价值800万美元,距著名的哈罗德购物中心仅几个街区

  名词解释

  信贷违约掉期(CDS)

  AIG金融产品部门使用复杂金融衍生品信贷违约掉期(CDS)为包括不良贷款等多种抵押贷款提供保险。信贷违约掉期可视为金融资产的违约保险。买卖双方约定,如果没有出现违约,买方需向承担风险的卖方定期支付“保费”;一旦违约,卖方承担买方资产损失。

  相关链接

  AIG高管奢华生活揭秘

  AIG一次活动清单

  AIG高管们的奢华住所,让此前未前去抗议AIG发放“巨额奖金”的民众大吃一惊,纷纷慨叹“到了世界另一个地方”。抗议民众看到的其实只是“冰山一角”,AIG的高管们事实上过着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奢华生活,吃穿住用行娱乐消费全是“最高标准”。

  AIG高管詹姆斯·哈斯有一座两层白色别墅。别墅为古典风格,高大门廊与海湾式窗户尽显豪华。住宅外是高蚯虺。梢栽短鞒さ和宸缇啊:勒湓诙懒⒌慕值乐斩耍凶ㄒ当0踩焓匚馈6驮谒淖∷辉叮陀幸蛭蘖勾灰星啃忻皇盏姆孔樱萌瞬唤刑尽疤焯煤偷赜敝桓翦氤摺?

  AIG执行副总裁道格拉斯·波林的豪宅位于格林菲尔德山附近,这幢“集群式”建筑四周被修剪齐整的杜鹃花丛环绕,看起来至少扩建过3次。波林是AIG奖金风波中的最高奖金得主。

  AIG金融产品部总经理约瑟夫·卡萨诺2008年3月离开公司时,得到了每月100万美元顾问费和690万美元延付的工资。而他本人在公司困难时却在伦敦的某豪华社区装修自己带私人花园的3层乡村别墅。

  AIG拥有7架私人飞机,是受美国政府援助公司中拥有最大公务机群的企业之一,该公司一群高管曾租了一架喷气式飞机到英格兰打松鸡,总花费约10万美元。

  AIG一次活动清单

  为期一周休闲活动

  参加人数 70人

  ■饭店住宿费 每人每晚400美元

  ■泡酒吧打高尔夫球 20万美元

  ■健身费桑拿美容费 2.3万美元

  ■餐费 15万美元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09-04-07 22:11:45  [评论]
又一轮大规模的"美元注水",再次让世界震颤

北京时间2009年3月19日凌晨,有“世界央行”之称的美联储再次传出令世界瞠目的消息,美联储当季货币政策会议决定,将在未来6个月内,收购价值3000亿美元的美国长期国债;并在未来12个

  月内,收购价值7500亿美元的房利美、房地美抵押贷款证券,外 加1000亿美元“两房”债券。

  这是一种什么行为?通俗解释是美国开动印钞机大量“印钞”;专业说法是美国将在12个月内投放基础货币1.15万亿美元。

  1.15万亿美元是什么概念?金融危机发生后,美联储奋不顾身地破例允许全美商业性金融机构用那些已经毫无流通性的垃圾资产作为抵押品,从联储获得抵押贷款,而且一再延长这些抵押贷款的期限,这实际就是美联储投放基础货币——印钞,其新增规模高达2.3万亿美元;现在,如果再加上即将投放的 1.15万亿美元,美联储新投放的基础货币共计3.45万亿美元。

  而在金融危机发生之前,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上的负债(约为基础货币量)也就1万亿美元;但现在,美国的基础货币总投放量已经达到了4.45万亿美元。

  从1万亿骤增至4.45万亿,历史罕见。所以,美联储3月19日“印钞”的消息一出,美股大涨、美债大涨、油价大涨、金价大涨……这一天,美国国债价格坚挺、收益率被进一步压低。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从前一日的3.01%下降至2.48%,创下美国自10年期国债发行以来的历史最低点。

  一夜之间,世人对全球性通缩的担忧骤然转向了通胀,而几乎所有美元资产的持有者也都再次调动起敏感的神经,算计着自己多年积累下的财富将蒙受怎样的损失。

  更为残酷的是,如果美国的行为稍有失当,很有可能将把世界经济导入一场新的灾难——全球性滞胀。

   滞胀灾难来临

  也许有人会问,为何在金融危机发爆发前的2007年,美国的GDP达13.8万亿美元,但基础货币总量只有1万亿美元?答案是,这正反映了美国当年的信用发达程度,使用金融杠杆上百倍地放大了货币的总量。但是,现在不行了。随着金融危机的不断深化,金融市场中的大量衍生品再也找不到交易对手了。于是,它们变成了坏账;于是,去杠杆化变成了当今世界的潮流。

  在此背景下,站在美国利益角度看,美联储“印钞”做法不仅无可厚非,而且方向正确。因为去杠杆化意味着金融机构创造货币的能力大幅萎缩,美联储必须大规模投放基础货币,以维持金融市场的流动性,维系贷款市场正常运转。

  但问题是,方向正确的事情是不是可以无度而为?更危险的是,就算美联储所投基础货币数量并未过度,但以华尔街大型金融机构为首的金融投机者势必会利用此事大肆操纵商品期货市场(石油价格之所以在供求平衡之际也能被炒到每桶147元,不就是投机力量的杰作吗?)。可以想象,往后的一年间,美联储每一次收购债券、放出基础货币都会为商品价格上涨提供机会,为市场操纵者提供可被利用的工具。

  如果这件事真发生了,除了美国,世界其他各国无异将陷入一场更为严重的灾难——全球性滞胀:非美元国家不仅要承受经济衰退的痛苦,还要承受高通胀的压力,从而为挽救经济付出难以估量的高昂代价。一方面是价格暴涨,一方面是经济萧条,灾难性的滞胀再次降临。

  也许有人会提出反对理由:增大流动性可以推动经济恢复增长。但不要忘记,流动性推动经济增长必须具备一个重要的前提条件,即有强大的需求存在 ——人们愿意更多的借钱投资或消费。但现在存在大量需求的国家已经屈指可数,中国是一个,因为中国政府有强大的财政能力,而美、欧、英、日等发达经济体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问题:目前还找不到恢复经济增长的动力。欧美尤其如此,在GDP中占有70%地位的消费,已有相当一部分转向储蓄,如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的国民储蓄率已经从0扩张到了5%。

  如果找不到经济增长的动力,那美国大量投放基础货币(流动性)的直接后果只能是美元贬值,以美元计价和结算的商品价格虚涨。

  金融投资家罗杰斯3月18日公开指出:世界范围的大量印钞,结果必然导致大宗商品价格暴涨,尤其是石油,它的价格一定会超过前高(147美元一桶)。同时这会导致全球经济大萧条。

  摩根·士丹利中国区主席斯蒂芬·罗奇也在3月23日指出:全球经济将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处于低迷状态,而且会在滞胀中度过。

  全球市场已露不祥征兆——当全球经济毫无复苏迹象、甚至还在滑落之时,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已经开始上涨,至少已开始剧烈振荡。

  

  国际金融市场大乱

  数月以来,大宗商品价格与美元币值间在过去数十年中形成的“负相关关系”,已呈现微妙变化,国际金融市场也因此更是“乱象”丛生。

  在此,我们仅以商品指数(1957年由美国商品研究局编制,英文缩写CRB)和美元指数(1985年由纽约棉花交易所编制,英文缩写USD

  X)为例。

  2008年3月17日,美元指数创下了编制以来的历史最低位70.69点,直至当年7月3日一直徘徊在71至74点的地位;此间,商品指数一举冲上历史最高位615点。2008年7月15日,美元指数开始强劲上涨,从72点起步至12月5日升到88点;此间,商品指数一如既往地与美元指数走势保持“负相关关系”,呈现了大跌走势,从历史最高位的615点一路跌至322点。

  但是,2008年12月之后情况变了,美元指数开始大起大落,12月5日至18日,期间短短8个交易日,美元指数从88点下跌至77点,并于 2009年3月9日再次升回到89点,而后又在3月19日跌回82点。但此间的商品指数,拒绝跟随美元指数上蹿下跳,一直横卧在330点到360点之间做窄幅波动。

  再看黄金市场。过去数十年间,黄金价格与美元币值之间的“负相关关系”更加明确——美元贬值,黄金价格则上涨。但是,近几个月情况也一改常态:无论美元升值还是贬值,黄金价格始终于高位徘徊。就连《华尔街日报》关于黄金市场的专栏评论员也写到:“通常情况下,美元汇率上涨将打压以美元计价的金价。但是,同时应指出的是,近来金价的变化不遵循这一规律的情况比较多。”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异常的变化?

  从大的趋势看,一场空前全球性金融危机已经让世界清晰地看到,国际大宗商品以美元作为唯一计价与结算货币充满弊端,加之美国对其债权国完全不负责任的态度和行为,必然导致世界各国努力改变国际货币体系的现状。而这样的努力,必然撼动美元原有的霸权地位。比如,国家间的货币互换以及由此导致的国际贸易本币结算,就是对美元地位的强大挑战。

  美元地位的弱化,反映在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上必然是一种迷茫——找不到方向感。商品价格与美元币值之间的旧有关系开始被打破。

  从另一角度看,贸易保护主义势力的再次抬头,为了增加出口减少进口,货币竞相贬值必然成为各国政府的政策选择。世界银行3月17日发表报告指出: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全球各国推出或拟推出的保护主义措施大约有78项,其中47项已付诸实施。而在付诸实施的措施中,就包括了货币的贬值。

  各国货币的竞相贬值,以及贸易保护政策频频的出台,导致外汇市场各个货币间的比价关系(汇率)变动频繁,且幅度加大。这样的市况,使得以避险为目的的投资者深感持有任何一种货币都不保险。怎么办?远离外汇市场,而转向商品市场避险。

  如果这样的避险情绪主导了市场,那大宗商品价格更不会再看美元的脸色——无论美元是升是贬,大宗商品的价格都会一味上涨。而一旦这种情况发生,那各国货币的强弱,势必将通过对大宗商品的购买力加以体现。

  眼下,这一情况还未爆发,只是因为通过商品市场避险的做法尚未变成市场的普遍认知而已。但国际金融市场已出现的种种乱象值得跟踪关注,这将是判断美元“注水”能否引发全球“滞胀”的一个重要关注点。

   欧元区最倒霉?

  从通缩到滞胀的大逆转,可能迅雷不及掩耳。

  北京时间3月19日早上的新闻称:在伦敦G20峰会的筹备会议上,欧洲和美国的财长发生冲突。美国认为: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不惜一切代价救市场、救经济、救金融;但欧洲认为:应当先改革。

  表面上看,这样的争议不过是个孰先孰后的次序问题,但事实远非如此简单。欧洲似乎已经意识到,如果美国依靠大量为美元“注水”去挽救经济,而又对强大的投机势力不加监管,那世界将不得不面对更加凶险的经济困境——滞胀。

  为什么说滞胀给欧元区带来的困境更大?原因是,一旦衰落和通胀同时发生,只有货币政策手段的欧元区只有听天由命:紧缩将压制本已恶化的经济,宽松则助推物价进一步攀升。更严重的是,如果欧元区成员国为维护本国利益而各行其是,那欧元将面临解体风险。

  所以,欧洲希望美国立即强化监管,以抑制过度投机,就算美国不得不给美元“注水”,商品价格也不会无度上涨。对美国而言,如果先解决金融监管问题,再实施经济救助,本国经济恢复会慢一点,美国的比较优势会弱化一点,甚至会痛苦一时,但可以换来全球经济与金融的长治久安。所以,美国应避免因一己之私,为自己短期的快感,致他国生死于不顾,

  显然,美国没有接受欧洲的意见,而是赶在G20伦敦峰会之前,将“生米煮成了熟饭”:除了美联储1.15万亿美元的债券收购计划之外,美国财政部3月23日更放出“有毒金融资产”的处置计划,其中同样涉及美联储向“有毒资产”投资人提供低息抵押贷款融资的手段,而抵押品正是投资人购买的“有毒资产”。这一决策同样意味着:基础货币投放、“印钞”、注水。

  欧洲难受、日本难受、中国难受……美国以外的几乎所有国家都将承受实实在在的重大损失:只要你持有美元资产,你的资产就将被无情地“注水”。

  美国把美元——这种特殊国际结算货币只当成本国货币而任意作为,毫不顾及美元持有者利益;那么世界各国是不是还要支持美元?是不是应该考虑重新构建一种比单一美元更有效的国际结算货币?是时候了。

  但美元绝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3月24日,当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撰文指出“世界应当考虑采用一种‘超主权货币’取代美元国际结算货币地位”时,美国反应强烈,总统和财长居然先后跳出来反对此提议。

  这就是美国,它强奸了世界却拒绝一切补偿,甚至不许别人讨论防范措施。

    美国有百利而无一弊

  全球性滞胀一旦出现,对于美国是绝对的利大于弊,所以美国不怕滞涨。对于美元贬值引发世人对美元失去信心,美国也不怕。

  为什么呢?自金融危机发生后,世人对美元的信心就已丧失殆尽,但又奈何?只要美元的国际大宗商品计价与结算货币的地位不变,只要美元在贸易体系中的主导地位不变,无论对美元看不看好,都必须持有美元。

  再有,即使滞胀对美元构成不良影响,但滞胀对所有非美元货币不良影响更大,美元相对于其他币种而言不仅不会贬值,反而升值,甚至激励世人更多地持有美元。如金融海啸发生后,美国作为危机发源地,曾有相当一段时间,美元不仅没有贬值反而升值,原因就在于此。

  其实,在滞胀过程中,只有美国可以在价格上涨中获利。因为,国际大宗商品的定价权在美国人手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通常是美国机构在操纵。所以,国际商品市场、外汇市场的大起大落,不仅不会增加美国金融与经济的风险,反而会使美国的金融机构再次赚的盆盈钵满。

  美国的金融机构一旦恢复了赢利能力,美国经济的一盘大棋就活了。首先,它可以为美国企业带来急需的信贷融资;其次,它将推动金融股以及其他金融商品的价格上涨,使金融机构为交易性资产价格下跌而产生的拨备回拨,重新变成金融机构的利润,从而推动股价进一步上涨,形成良性循环;再次,股市上涨会吸引大量资本流入美国。

  1月份的数据表明,美国的资本流入已经无法平衡美国的贸易逆差,当月贸易逆差360亿美元,而资本净流出1489亿美元。这样的单月资本流出量已经创下美国历史之最。国际收支平衡状况的恶化必然导致美元贬值。但是,美元贬值恰好又为美国的出口和实业经济体创造一个有利环境。

  由此可见,在国际货币体系没有发生实质性转变之前,美元“注水”对美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却给全世界带来灾难。这恐怕也是世界各国对“美元注水”愤怒的关键所在。

   美元生病,中国应对症下药

  世界主要经济体只有中国经济还在增长,因此中国不会发生滞胀。但是,全球性滞胀一定会影响中国,主要表现是:通胀高企,真实经济增长有所放缓。

  这一判断的依据是,其一,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必定影响中国的投资热情;其二,如果上游价格上涨传导

  至下游,那消费势必受到不良影响;第三,本来经济萧条就使得中国的主要出口国需求下降,现在价格又上涨了,导致需求进一步减少,从而使中国出口遭遇雪上加霜的痛苦。

    中国怎么办?

  重新启用行政手段 应对“输入型通胀”

  笔者认为,无论是应对当前的金融危机,还是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全球性滞胀,中国都必须充分发挥两大特有的优势:其一,中国拥有庞大的内需市场;其二,中国拥有强有力的行政手段。这两大优势是中国有能力安度金融危机的根本保障。

  面对价格的上涨,中国需要重新启用行政手段“保增长、管物价、补民生、扛通胀”。但无论如何不能采用紧缩的货币政策控制通胀,原因如下:

  第一,美元“注水”引发的全球性通胀,与中国内需经济的冷热无关。换句话说,通胀是输入性的,不是中国经济过热引发的。所以,如果用人民币紧缩政策去抑制通胀,那无异于“自杀”。相当于“别人生病,我们吃药”,不仅治不了别人的病,反而会使我们“药物中毒”。

  第二,中国如果采用紧缩的货币政策应对通胀,不仅没用,反而会使中国内需经济变得更加困难。进一步抑制投资、抑制消费、抑制就业,后果不堪设想。

  没有更好的办法,中国只有“扛”过去,而“扛”过去需要不小的代价。比如,按照过去的项目安排,4万亿元投资够用了,但一旦发生原材料价格大涨,那完成同样的项目就需要多花钱。这一点,我们必须有所准备,钱再多也得花。

  再比如,物价上涨必然导致居民消费下降,这时中央政府恐怕还得花更多的钱,通过补贴促进消费;至于出口,长远看,需要产品升级;而近期看,政策应当更多地转向对低端消费品出口的刺激,因为危机之时,国际高端商品市场需求将大幅萎缩,价格再低也无法刺激需求,而只有低端消费品、生活必需品市场需求不会受到太大影响,而低价政策会取得不错的效果。

  在财政补贴、尤其多补贴低端消费品、生活必需品出口同时,让人民币适度升值,借以缓解进口商品价格上涨的影响。

    敢于利用“热钱”

  一旦全球性滞胀发生,人民币资产将成为全世界最好的避险资产。

  半年以来,美元兑港币的汇率一直被压制在1:7.75(港元升限)附近,甚至迫使香港金管局不停地投放港元以避免港币过分升值;与此同时,国际上各色亚洲基金投资中国的资产规模也在迅速膨胀,这些迹象说明,国际游资,即热钱在不断地流入香港(用外币换取港元)。它们真是因为钟情香港才来的吗?显然,它们的目标是:购买以港元计价的人民币资产。

  香港如此,中国内地是不是可以避免“热钱”的冲击?历史告诉我们,不可能。国际游资无孔不入的特质,中国早已领教过,所以,靠堵的方式不仅没用,反而会无限加大中国的监管成本。其实,对于“热钱”不必心有余悸,“热钱”是个中性的东西,用好了有利,用不好才有害。

  从有利的角度说,“热钱”大规模流入,一来可以很自然地营造人民币宽松的环境;二来可以为中国企业提供一个大规模直接融资(发行股票和债券)的环境,使民间投资更好地跟上政府投资的脚步,迎合积极财政政策。

  从有害的角度看,“热钱”大量流入势必再次吹起中国的资产“泡沫”。那该怎么办?实际上,“泡沫”也是一柄“双刃剑”,用好了是好事,用不好是坏事。

  纵观人类经济的发展历程,尤其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从重商主义时代的远洋贸易到网络时代的信息产业腾飞,每一次历史性的经济转折和特定产业的高速成长都离不开巨额资本的推动,更伴随热点产业的资产泡沫。可以肯定,没有“铁路股泡沫”,就没有当年铁路网迅速扩张;没有“互联网泡沫”,也不可能在短短数年之间形成今天这样一个庞大的互联网产业。关键问题是,泡沫过后能够留下什么?留下多少?

  目前,中国可以利用热钱——通过产业政策,把资本引向中国经济需要的方向;通过“适度”的资产泡沫,让我们希望强化的经济领域获得足够的资本支持。如节能环保、新能源,以及传统产业的整合改造、拥有优势产能行业的国际供应链打造等等。

  切不可放弃这样一个历史性机遇。过去400年间,资本主义靠无度而贪婪的资本挥霍,实现了经济、军事、科技、舆论等等——他们所希望的一切霸权。如今,中国通过30年改革开放也终于迎来一个历史性的“资本机遇”,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好这个机遇,完成富民强国的梦想?这同样在考验着中国人的智慧。

  “热钱”再度大规模涌入中国的时间或许不会很晚。2009年3月28日,摩根大通和瑞士银行——这两家世界顶级的投资银行,几乎同时建议它们的投资客户“重仓中国”、“高配中国”。

   用人民币升值对抗美元贬值

  美元“注水”后,欧元区也传出消息,欧洲央行不仅会进一步减低利率,而且会通过购买企业债券放出基础货币,这种做法同样是给欧元“注水”。

  尽管欧元区最先发出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提议,但最近的态度好像并不积极。尤其是面对中国提出用“超主权货

  币”取代美元在国际贸易中地位的问题上,欧洲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不说是也不说非,只说:为时尚早。

  为什么会这样?暂时不改变现行的国际货币体系对欧洲是有好处的。首先,欧元在国际储备货币中排行老二,美国通过货币“注水”蚕食发展中国家外汇储备资产的好处,欧元同样可以得到,只是好处没有美国大而已;其次,欧洲央行不愿意过度压低利率,所以必然会考虑通过投放基础货币的方式,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第三,目前欧元区企业债券的利率非常高,欧洲央行收购企业债券,不仅会压低债券利率,而且会压低信贷利率,对欧洲经济恢复有好处;第四,欧元“注水 ”会不会打压世界对欧元的信心?会,但天塌下来有美国在前面扛着,从历史看,这符合欧洲一贯的做法。

  鉴于这样的好处,欧元“注水”顺理成章。但这样的做法会置发展中国家于水火,更加大了商品市场价格暴涨的概率。

  那么,人民币也要注水贬值吗?答案是否定的,相反应当允许人民币兑美元、兑欧元做出适度的升值姿态。

  理由一:在国际主要货币纷纷贬值的时候,人民币升值不仅可以凸现人民币和中国政府的国际形象,而且在未来国际货币体系重构中,占据有利地位。理由二:国际资本争夺现在已经开始,未来会愈发激烈。如果人民币表现坚挺,那非常有利于中国吸引国际资本,并取得优势地位。理由三:人民币适度升值与中国强化内需经济的国策相吻合;中国内需经济的发育必然呈现两大特质:资源与设备的进口需求大;国内的产业整合加速,而货币升值有利于企业整合,把着力点集中于扩大内需。理由四:人民币适度升值有利于中国对抗可能出现的“全球性滞胀”。对于中国而言,可以减轻输入性通胀的压力。理由五:美元贬值蚕食中国外汇储备,这是令国人无比痛恨而又无奈的事情。但人民币升值可以对抗美元的贬值,人民币可以率先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指数挂钩,而避开国际货币汇兑的混乱期。

  当然,人民币适度升值,对中国可能会有一些负面的影响,如对出口不利。但必须看到,这一轮出口下滑和1997年的情况完全不同。那时,中国商品出口受阻源于亚洲各国货币的大幅贬值。但那时发达经济体的需求还在,只要政府加大出口退税的力度,想办法让出口商品便宜一些,中国出口还是可以取得一些优势。但现在,全球所有经济体的所有需求都在下降,商品便宜会刺激需求增加吗?恐怕不行。至少,通过人民币贬值和提高出口退税的手段,对出口的刺激作用边际效率很低,远不及1997年。

    选择合适且优势的贸易政策

  “穿”,尤其是那些被冠以“低端消费品”的“穿”是人类生活的必需品。改革开放30年,中国在服装、鞋类方向已经积累了大量产能。有人认为,这样的产能应该淘汰或转移至劳动力更为廉价国家,比如越南。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我们该淘汰的只是“高污染、高能耗、破坏资源”的所谓“两高一资”的产能,而对于轻纺工业那些“劳动密集型”的低端消费品产能,不仅不能向国外转移或淘汰,反而需要特殊的保护性措施和有效地产业强化。纵观人类经济发展的历史,一些发达国家之所以发达,他们都是在历史的某一时期,控制了某种人类生活的必需品。比如:粮食、石油、货币等。

  所以,中国拥有巨大的、人类生活必需品的产能,这恰恰是中国工业最大的优势,也是中国就业市场稳定的基础,更是中国工业利于不败之地的基本保障。看看统计数据,此次金融危机过程中,不仅没有下降反而有所上升的中国出口商品就是服装、鞋类。其他一些高档商品、机电产品或生产装备——这种经济困难时期可买可不买的出口商品,无论怎样刺激都不会有太好的结果。日本就是很好的例子,它的出口商品有许多是高端消费品,所以这场金融危机一来,出口萎缩远比中国严重;法国也一样,艺术品出口几乎停滞了。

  其实,对于低端消费品,关键不是利润太低,而是利润被国际大渠道商和零售商拿走了,没有留在中国人手里。所以,中国政府该做的是:借金融危机之势,帮助中国企业向产业链的下游——国际市场的批发、零售环节拓展。比如,鼓励轻纺工业龙头企业境外开店,鼓励大型商业企业境外收购零售终端等等。还有,用所有可能的优惠政策和各种可用的手段、哪怕是行政手段,加大产业整合力度,提高行业集中度,避免竞相杀价,兄弟相残。当然,反对贸易保护主义,让欧美在零售业放行中国企业,更是中国政府的立场、企业的权利。

  金融危机,是灾难也是机遇。全球新的货币体系的构建、经济秩序的调整无疑是一场大搏弈,也是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一场空前的较量。发展中国家必须在国际货币体系的角逐中获得胜券,实现责任与话语权对等、权力与义务的平衡。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09-03-31 22:09:07  [评论]

华尔街日报:今天的萧条不会像80年前那样可怕

对1929年以来最为严重的金融动荡,经济学家称出现萧条的几率不到50%,但仍处在让人不舒服的高位。不过,即使真的出现了萧条,21世纪的版本与80年前相比也会迥然不同。

对于“萧条”一词并没有公认的定义。哈佛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8226;巴罗(Robert Barro)的定义是:人均经济产值或消费下降10%,他还认为萧条的几率约为20%。许多经济历史学家说,如果失业率升至10%以上并持续数年,衰退就演变成了萧条。

目前的衰退尽管严重,但尚未达到萧条的水平。2月份的失业率为8.1%,好于上世纪80年代初的水平。那也是最近一次人们真正觉得可能陷入萧条的时期,当时的失业率连续10个月保持在10%以上。在大萧条时期,失业率曾达到了25%。

经济学家安娜8226;施瓦茨(Anna Schwartz)回忆说,当失业率达到25%时,到处都是失业的人。每个人都会意识到这点,并感到恐惧。我们还没达到这种程度。今年94岁的施瓦茨因与已故的米尔顿8226;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对大萧条起因的分析而名声大振。

根据巴罗的定义,3月初接受《华尔街日报》调查的经济学家平均认为萧条的概率为15%。但人们的分歧很大。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首席经济学家约翰8226;龙斯基(John Lonski)在3月初时认为萧条的概率有30%,但好于预期的经济数据让他最近将这个概率调整到了接近20%。而Northern Trust的保罗8226;卡斯雷尔(Paul Kasriel)认为萧条的概率只有1%,因为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的大规模放贷和财政刺激措施已开始对经济产生作用。他说,如此众多而有力的反周期政策逐步到位,这将有助于防止最糟糕情况的出现。

如今政府的应对之策同30年代初时截然不同,当时美联储提高了利率,臭名昭著的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案严重打击了贸易,财政部长安德鲁8226;梅隆(Andrew Mellon)给经济所开的处方是“清理劳动力、清理库存、清理农民、清算房地产。”

90岁的历史学家和投资顾问彼得8226;伯恩斯坦(Peter Bernstein)说,大萧条时期存在严重的政策失误,这使得情况变得更加糟糕了。这一次我们也有政策上的失误,但至少它们没有让情况变得更糟。

大萧条时,伯恩斯坦住在曼哈顿的上西区。他说,你在街上就能时刻感觉到这点。人们看起来都衣衫褴褛。

当今经济结构的不同意味着现代的萧条将同30年代时的大萧条不同。如今从事农业工作的美国人不到2%,而1930年时这个比例为20%。如今有四分之三的人从事服务业工作,相对来说比制造业更为稳定,而1930年时这个比例还不到一半。

此外,大萧条后推出的社会保障体系也缓解了对人们的冲击。诺贝尔奖得主、前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家罗伯特8226;索洛(Robert Solow )说,当时没有失业保险、没有食品券、没有任何自动化的机制让失业者获得一些收入。现年84岁的索洛在纽约布鲁克林长大,现在他还记得当时父母经常为下个月的经济来源发愁。

现在,食品支出在普通家庭可支配收入中所占的比例还不到十分之一,而1930年时,这个比例仅略低于四分之一。现代的萧条不会像大萧条时那样让人们饿肚子。89岁的凯瑟琳8226;约特卡(Catherine Jotka)在威斯康星州的农场长大,她还记得曾从粮仓中拿出用作动物饲料的干玉米,筛掉上面的灰土,然后制成玉米面包。

今天的削减支出将更多地针对非生活必需品,如有线电视、iTunes歌曲和到餐馆就餐。生活在西雅图郊外的81岁退休工程师维克多8226;戈茨(Victor Goetz)说,现在有足够的削减开支的空间,这同我们在30年代时的感觉完全不同。

93岁的诺贝尔奖得主保罗8226;萨缪尔森(Paul Samuelson)说,即使低迷的程度还不足以被称为萧条,但所需经过的重组也意味着在经济走出谷底后,也要经历增长乏力的“失去的”4到5年。

大萧条时,萨缪尔森还是芝加哥大学的学生,他还记得当时经济课内容多是建立在自由放任原则的基础之上的,它们似乎同时代格格不入,在1929年后经济崩溃后就失去了意义。他说,我感到困惑,因为我无法将这些伟大经济学家布置的作业同我在街上的所见所闻统一起来。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经历了一段不同寻常的经济平静期,在此期间经济稳定增长,决策者轻松处理了金融危机。经济学家开始怀疑爆发撼动经济的严重金融危机的可能性。这让他们同80年前的同行一样,在危机到来时显得措手不及。

Justin Lahart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09-03-29 21:43:29  [评论]
美国白宫终于出手 逼通用汽车CEO辞职

美国白宫终于出手 逼通用CEO辞职
    
美国白宫发言人证实,通用的行政总裁瓦戈纳将会辞职,作为政府挽救汽车业的其中一项条件。 
   

瓦戈纳加入通用三十二年,并在二千年晋升为行政总裁。通用消息指,白宫向他们表明,公司需要有新领导,落实转变。

GM CEO Wagoner to step down at White House request

By TOM KRISHER and KEN THOMAS, Associated Press Writers

In this Tuesday, Nov. 18, 2008 picture, from foreground to background, ...

DETROIT – General Motors Corp. Chairman and CEO Rick Wagoner will step down immediately at the request of the White House, administration officials said Sunday. The news comes as President Obama prepares to unveil additional restructuring efforts designed to save the domestic auto industry.

The officials asked not to be identified because details of the restructuring plan have not yet been made public. On Monday, Obama is to announce measures to restructure GM and Chrysler LLC in exchange for additional government loans. The companies have been living on $17.4 billion in government aid and have requested $21.6 billion more.

Wagoner's departure indicates that more management changes may be part of the deal, but it is still unclear who will be put in charge of GM. The automaker recently promoted Fritz Henderson, its former chief financial officer, to become president and chief operating officer. Many in the company thought he would eventually succeed Wagoner.

Detroit-based GM issued a statement Sunday saying only that the company expects a decision by the administration soon but that "it would not be appropriate for us to speculate on the content of any announcement."

A person familiar with Chrysler's management said the company has been given no indication that the government will require any changes at the Auburn Hills, Mich., company, which has been led by former Home Depot chief Robert Nardelli since August 2007. The person also spoke on condition of anonymity because Obama's plan has not been made public.

Wagoner, 56, has repeatedly said he felt it was better for the company if he led it through the crisis, but he has faced sharp criticism on Capitol Hill for what many lawmakers regard as years of missteps, mistakes and arrogance by the Big Three automakers.

Wagoner joined GM in 1977, serving in several capacities in the U.S., Brazil and Europe. He became president and chief executive in 2000 and has served as chairman and CEO since May 2003.

Obama said Sunday that GM and Chrysler and all those with a stake in their survival need to take more hard steps to help the struggling automakers restructure for the future. In an interview with CBS' "Face the Nation" broadcast Sunday, Obama said the companies must do more to receive additional financial aid from the government.

"They're not there yet," he said.

A person familiar with Obama's plans said last week they would go deeper than what the Bush administration demanded when it approved the initial loans last year.

Wagoner, in an interview with The Associated Press in December, had declined to speculate on suggestions from some members of Congress that GM's leadership team should step down as part of any rescue package.

"I'm doing what I do because it adds a lot of value to the company," Wagoner said in a Dec. 4 interview as GM sought federal aid from the Bush administration. "It's not clear to me that experience in this industry should be viewed as a negative but I'm going to do what's right for the company and I'll do it in consultation with the (GM) board (of directors)."

Wagoner has been credited by auto industry analysts with doing more to restructure the giant bureaucratic automaker than any other executive. But given that he has been at GM's helm for so long, many of his critics say he moved far too slowly to take on the United Auto Workers and shrink the company as its market share tumbled.

While GM has improved its cars in the last two years, critics say the company relied for too long on sales of pickup trucks and sport utility vehicles for its profits and was unprepared for a drastic market shift when gasoline prices hit $4 per gallon last year.

During the Congressional debate over whether to give GM and Chrysler loans last year, many lawmakers criticized Wagoner, including Sen. Chris Dodd, D-Conn., chairman of the Banking Committee.

He accused automakers' top management of having a "head-in-the-sand" approach to problems and said Wagoner "has to move on" as part of a government-run restructuring that should be a condition of financial life support for the auto industry.

David Cole, chairman of the Center for Automotive Research in Ann Arbor, Mich., said Sunday that Wagoner's departure gives the government a rationale to provide additional aid to the automaker. He was not surprised by the move, but said he is disappointed because he considers Wagoner a capable leader.

"I think that as a condition for further government support, this helps give them a little cover with the public," Cole said. "Essentially he's taking one for the team."

Cole noted that other automakers have been shaking up management as well. He pointed to Toyota Motor Corp., whose president, Katsuaki Watanabe, recently said he would be stepping down as the Japanese automaker weathers financial difficulty. Also, France's biggest carmaker, PSA Peugeot-Citroen, abruptly ousted CEO Christian Streiff on Sunday, saying "exceptional difficulties" confronting the auto industry require new management at the top.

Cole said Nardelli's departure is less likely than Wagoner's because Nardelli is "relatively new" to the automaker, with less than two years at the helm.

Many GM executives likely will be disappointed at Wagoner's departure, Cole said.

"They had great affection for Rick — someone that's fair, that acts like a coach, that holds people's feet to the fire but has a good understanding of human behavior," Cole said.

GM and Chrysler were required by the Bush administration to get major concessions from debtholders and the United Auto Workers, with a deadline of March 31 for signed contracts. But very little headway was being made with either party this weekend as they awaited Obama's announcement.

Members of Obama's auto task force have said bankruptcy could still be an option for GM and Chrysler if their management, workers, creditors and shareholders failed to make sacrifices. Both companies are trying to reduce their debt by two-thirds and convince the United Auto Workers union to accept shares of stock in exchange for half of the payments into a union-run trust fund for retiree health care costs. The deals also call for executive pay cuts and labor costs that are competitive with Japanese automakers with U.S. operations.

Bondholders have been reluctant to accept the cuts, saying they're being required to sacrifice more than others, but they have been reviewing a recent offer by GM. The union has agreed to other terms of the loans, including work rule changes and reducing total hourly labor costs at U.S factories to a level comparable with Japanese automakers.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09-03-27 22:01:51  [评论]
美媒高调宣传山西票号商业操守 呼吁金融巨头反思

美国得向山西大掌柜取经 

美国国际集团(AIG)是当前美国最大的金融保险集团之一,而中国的山西票号早已湮没于历史的尘埃当中。两者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但美国《纽约时报》却在本月18日刊登了关于山西票号的特写。《纽约时报》为何选择此时机锁定山西票号向美国公众大力推销?大概是考虑到山西票号虽然衰亡,但其商业操守却无懈可击,其声誉和口碑更是历经百年经久不息,这对处于经营危机和信任危机双重打击之下的AIG们而言,具有相当的借鉴意义。 

  稳健审慎的经营原则 

  山西票号素以稳健审慎著称,他们往往把未来的可能风险有意识地放大,并采取针对措施加以规避。例如山西票号习惯于“厚成”,即让账面资产价值远远低于实际价值。如此一来,这些“留得一手”的账款、商品或其他财产只能是未来的盈利因素,而绝不会成为亏损因素。 

  但AIG恰好与其相反,降低风险意识,人为地提高未来的可能盈利预期,粉饰会计报表。正是在这种冒进而非稳健的理念主导下,AIG对次级贷等金融衍生品所可能隐藏的巨大风险视而不见,执意增加在这一金融产品上的投资。当次级贷产品价格由于楼市泡沫破灭而急剧下跌,AIG也因此资产不断缩水,几近陷入资不抵债之破产境地,以致最终只能依靠美国政府的大规模注资才得以勉强维持。可以想像,如果AIG秉承稳健风格,对次贷风险有所防范,金融风暴便不会对其产生致命性的打击。

  诚信为先的商业伦理 

  山西票号的经营者尊崇诚信为先,利润为后的商业道德。诚信不仅是商业经营的手段,也是目的。当时的山西票号并没有政府信用作为依托,也没有完善的法律进行保障。山西票号的经营者清楚地知道,如果要从事异地存取兑换这样的金融事业,离不开诚信二字。诚信对于票号至关重要。以诚动人,以信服人,商业行为只有依靠诚信的道德支撑才能持久,才能真正立于常青之地。基于这种理念,在山西票号的历史上,极少出现欺诈等事件。 

  与之形成对比,AIG似乎并没有一直坚持这样的商业道德。对利益的贪婪使得诚信被抛之脑后,欺诈行为屡有发生。2005年AIG被控误导当局及投资者,伪造股票交易以提高公司股价。AIG最终承认了自己的这一商业欺骗行为,公开道歉并支付了16.4亿美元的罚金。金融危机爆发之后,AIG更是被认为虚假地向投资者提供了关于次级债等金融衍生品的不实信息,导致很多投资者血本无归。 

  克尽职守的职业操守 

  相隔百余年,山西票号和AIG为数不多的一个共同之处在于,他们采取的都是委托代理的经营模式。只不过在山西票号中,是掌柜们对“东家”负责;而AIG中,是CEO对股东们负责。形成有趣对比的是,山西票号的掌柜们表现出了高度的“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职业人格,对东家的委托认真负责。在票号经营的近百年中,无论时局多么艰难,从未出现大掌柜贪污以及刻意侵吞东家利益的事件。 

  但AIG的CEO等高管们并没有表现出同样的职业操守。金融危机之下,其股东,无论是美国政府还是其他投资者,都面临巨大窘境和困局。此时,AIG的高管们不是选择和他们共度时艰,而是赤裸裸地发放巨额奖金以自肥。更不可思议的是,对于潮涌般的批评,他们居然还能安之若素,置若罔闻。只是最后在行政当局和公众的巨大压力之下,AIG的高管们才无奈被迫上交奖金。职业操守沦落至此,几使人无话可说。 

  这与其说是AIG一家的问题,还不如说是美国金融业的全面缩影。向山西票号取经,回归金融传统,履行审慎原则,遵循商业伦理,应该是AIG们重振旗鼓,赢得民众信任的关键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09-03-26 23:27:35  [评论]
华尔街高管奢华生活揭秘:周薪高过奥巴马年薪

华尔街高管们的奢华住所,让上周末前去抗议AIG发放“巨额奖金”的民众大吃一惊,纷纷慨叹“到了世界另一个地方”。抗议民众看到的其实只是“冰山一角”,华尔街的高管们事实上过着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奢华生活,吃穿住用行娱乐消费全是“最高标准”。

  身为美国总统,奥巴马个人收入不算少,每年政府付给他40万美元。可是他的收入与华尔街高管相比就差远了。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华尔街某些高级管理人员一个星期的收入都比奥巴马的年薪高。华尔街高管的奢华生活,令人咋舌。

  花园豪宅美轮美奂

  AIG高管詹姆斯·哈斯有一座两层白色别墅。别墅为古典风格,高大门廊与海湾式窗户尽显豪华。住宅外是高尔夫球场,可以远眺长岛湾风景。豪宅坐落在独立的街道终端,有专业保安全天守卫。而就在他的住所不远,就有因无力还贷而被银行强行没收的房子,让人不禁感叹“天堂和地狱”只隔咫尺。

 
吃穿住用行娱乐消费全是“最高标准”

  AIG执行副总裁道格拉斯·波林的豪宅位于格林菲尔德山附近,这幢“集群式”建筑四周被修剪齐整的杜鹃花丛环绕,看起来至少扩建过3次。波林是AIG奖金风波中的最高奖金得主。

  AIG金融产品部总管约瑟夫·卡萨诺2月离开公司时,得到了每月100万美元顾问费(不连续)和690万美元延付的工资。而他本人在公司困难时却在伦敦的某豪华社区装修自己带私人花园的3层乡村别墅。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美国民众因次贷危机无力偿还房贷、不得不出售住宅时,华尔街的一些高管却住在带院落、游泳池、凉亭、篮球场、高尔夫球场并可观看海湾美景的豪宅里。

  高盛公司全球董事长兼CEO劳尔德·贝兰克梵2007年因为拿了6850万美元而创了投资银行的薪水纪录。2003年到2007年,贝兰克梵一共拿了2.1亿美元的薪水。他拥有价值2600万美元的别墅让其他人“望尘莫及”。

  前美国纳斯达克股票市场公司董事会主席麦道夫生活也相当“豪华”,仅四所豪宅就价值约2200万美元。在棕榈滩的一处住宅价值1100万美元, 这座豪宅占地巨大,有5个卧室、7个浴室和室外游泳池。

  破产了也要疯狂“血拼”

  麦道夫虽然入狱,但是他把大部分财产转到妻子卢蒂名下。

  纽约最时尚的第五大道高档专卖店,是华尔街高管和他们的妻子们经常光顾的地方。例如雷曼兄弟公司CEO理查·弗尔德的太太凯瑟琳,就是爱马仕皮衣店和蒂芙尼珠宝店的常客。除了在圣诞节期间大买礼物之外,她还几乎是每周必到这些商店“报到”,而且出手大方,不花5千到1万美元不罢休。

  即使是在雷曼兄弟公司破产后,凯瑟琳依然故我,每周造访,定额还是5千到1万美元。她买一件开司米毛衣花2225美元眼都不眨,只不过,现在她要求换用普通的牛皮纸购物袋,不再使用店家提供的有专卖商标的购物袋,也许是有意避免招摇。

  私人飞机大显派头

  AIG拥有7架私人飞机,是受美国政府援助公司中拥有最大公务机群的企业之一,该公司一群高管曾租了一架喷气式飞机到英格兰打松鸡,总花费约10万美元。

  花旗集团拥有4架飞机和1架直升机,从2007年开始,公司CEO多次使用公司飞机去国外旅行,费用高达17万美元。摩根士丹利拥有2架“湾流”G-VS飞机,2007年公司CEO私人使用公司飞机费用高达35万美元。美国银行拥有9架飞机,公司CEO2007年个人飞行花费约12.8万美元。摩根大通银行拥有4架“湾流”飞机。2007年公司CEO使用公务飞机的费用达21万美元。

  数据显示,乘坐一架中型飞机从东海岸到西海岸旅行,一次飞行就大约要花掉2万美元燃料费,加上飞机维护费、停机费以及机组人员工资等,“养”一架专机的费用高昂。

  上流社交圈出手阔绰

  在北方信托高尔夫公开赛期间,北方信托花巨资为选手和嘉宾及公司高层举办了几个大型晚宴。来宾都住超豪华的大酒店,而晚宴助兴的表演嘉宾更是著名乐队,他们的出场费不是一个小数目,单“芝加哥”一个乐队的出场费用就是10万美元。

  华尔街高管大手花钱也会传染,英国巴克莱银行在政府宣布巨资救助金融体系后一天,大肆挥霍公款资助高层去意大利旅行。因濒临破产而被比利时政府救助的富通银行,竟在摩纳哥最昂贵的巴黎大酒店请50人品尝美食,耗资15万欧元。某“腐败”英国银行家还被曝在俱乐部寻欢作乐,花费4.3万英镑,光小费就花了5600多英镑。

  游艇只是小玩具

  雷曼兄弟公司CEO理查·弗尔德,因为公司倒闭,他的价值6000万美元的高级游艇的按揭也过期无法偿付。在华尔街,高管拥有私人游艇和专门码头是常事,更是炫富的必备道具。本版策划 应晓燕 本报特约撰稿 里微 温玉顺

  “奖金门”挑战美式价值观

  有人说美国将退回石器时代

  AIG“奖金门”事件现在争论的焦点已不再局限于“是非对错”或是“良心道德”的层次。纵观美国媒体评论,价值观较量已经开始。

  美国《金融时报》报道说,在那些千万身家的华尔街高管中,已酝酿了一种半歇斯底里的情绪。一些银行家指责,政府对奖金征收重税是“我一生所见最反美国的事情”。一名主管坚称,新措施将“使美国退回石器时代”。有人认为,自金属工具发明以来,金融精英有能力累积巨额财富而数百万人失去职位,这正是人类进步的主要特点。

  当然,民众的愤怒也非常合理。金融机构倒下,竟然要民众埋单,而且这些高管还坚持自己的生活标准不受影响,这让人不能接受。

  观察过“美国式成功”就不难发现:美国式成功的信条是——不受限制地累积个人财富的权利。现在,这个华尔街精英深信的原则已受到了严峻挑战。本报记者 应晓燕

  AIG一次活动清单

  为期一周休闲活动

  参加人数 70人

  ■饭店住宿费 每人每晚400美元

  ■泡酒吧打高尔夫球 20万美元

  ■健身费桑拿美容费 2.3万美元

  ■餐费 15万美元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09-03-26 22:04:23  [评论]
比尔.盖茨在中餐馆吃24元午餐 大赞:真是划算!

北京时间3月26日凌晨消息,据《纽约邮报》的八卦专栏PageSix报道,重登《财富》杂志首富宝座的比尔·盖茨(Bill Gates)日前旅经纽约,在当地的“道”餐馆(Tao Restaurant)吃了一顿午餐,他选择了24美元的套餐,吃完后向侍者大赞:“真是划算!”

  “道”餐馆在其网站上列出了24美元套餐的搭配组合如下:

  开胃小吃(任选其一):

  棒棒鸡沙拉

  沙嗲烤鸡配花生酱

  菜馅竹笼蒸饺

  北京烤鸭春卷配海鲜酱

  主菜(任选其一):

  酱汁姜黄鲑鱼

  宫保鸡丁(又称宫爆鸡丁)

  沪式香葱牛肉

  铁板牛肉

  泰式菜炒河(或鸡炒河)

  三色寿司卷

  甜点(任选其一):

  “禅韵”芭菲冰激凌

  时令鲜果和橘子雪酪

  香蕉面包布丁

  PageSix报道称:“如果你不熟悉纽约中城区的午餐价格,那么实事求是的说,这确实是一顿划算的午餐。不过,盖茨一直都是一位以精明著称的商人。”(唐风)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09-03-26 22:02:35  [评论]
AIG部分高层人士拒绝退还花红 称是"暴民勒索"

中新网3月26日电 美国AIG职员和内部电邮25日透露的消息说,AIG在欧洲的高层人士拒绝退还花红,并认为外界施压形同“暴民勒索”。此言一出,舆论大哗。

  据路透社的报道说,国际集团(AIG)的金融产品部主管Gerald Pasciucco与英国和巴黎员工开会时,形容外界要求他们退还花红,某程度上等于“勒索”。

  报道引述一名AIG员工称,伦敦分部获得花红的职员,大部分都认为有关要求是“冒犯性”的,“在道德上没有理由要退还”。
查看全部...
 
更多"随笔小记"类日记
棉花糖妗苼縁
迷瞪一会儿aphelia
忽然恍然Happle
电台音乐Happle
尘终曲落Happle
久违了 ,sunshine~seli_na2017
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seli_na2017
灵魂稀释Happle
烟姿胭脂Happle
喜调Happle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