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unavail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望断青天一缕霞】; 【2012 最佳短篇小说】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文学创作  创建于:2012-03-02 被查看:2987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BestSong200 | DreamDance | Verses | Fav-short | 2008-12, 2009-1, 2 | 08 Crisis | 08 Election | 新人新诗 | 新人报到 大国政治| 2010 | 20112012


【望断青天一缕霞】; 【2012 最佳短篇小说】

  • 望断青天一缕霞
  • 2012年度最佳短篇小说!


    望断青天一缕霞2012-02-29 23:21:19

    感谢飘雨老师推荐的好文,提供的背景音乐!

    迩东《青天一缕霞》下载


    青天一缕霞

    作者:王充闾 改编:左旗

    从小,我就喜欢凝望天空的云朵,正像清代诗人袁枚说的那样:“爱替青天管闲事,今朝几朵 白云生?”

    在久久的凝望中,我习惯把天上的云和地上的事,作类比式的联想。比如,在我读了萧红的作品,并对其有了更多的了解之后,就自然地把她和云,联系到一起了。

    当我看到一小朵悬空不动的浮云,就会想到那个懂事很早的小女孩儿,没有母爱,没有伙伴儿,每天孤寂地坐在祖父的后花园里。当看到一抹流云掉头不顾地疾驶着奔向远方,我又想到,那个青年女子冲破封建家庭的樊笼,逃婚出走,开始了她痛苦、顽强的奋斗生涯。当发现一缕云霞渐渐地融化在青空,慢慢消散时,我便抑制不住悲伤,痛惜那位多思的才女,一生颠沛流离,忧病相煎,最终香魂飘散。

    呵!呼兰河,这是一条充溢着欢乐的河,也是一条流淌过血泪的河,它滋养的这片土地,正是萧红出生的地方。

    当年,在“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影响下,萧红冲破了封建枷锁,离家出走,成为中国北方 一位勇敢的娜拉。后来,她又结识了许多进步作家并受到了他们很深的影响。在从事文学创作伊始,萧红就向世人呈现出 一个崭新的精神世界。她用稚嫩的歌喉,唱出了时代的强音 和民众的愿望。

    当我踏进作家的故居,多少有些失望。寥寥几幅灰暗模糊的照片,一些主人生前用过的旧物,疏疏落落地 摆在四五间房子里。更为遗憾的是,留下百万字的女作家,陈列室中竟没有她的一页手稿、一行手迹。转念一想,倒也不足为奇:这位叛逆的女儿,原本就不属于这个家。在她看来,这块土地在陷于敌手之前,“家”就已经化为乌有了。她像白云一样飘逝,她的家在天涯海角。

    这时,我想起她的挚友聂绀弩的诗句:“何人绘得萧红影,望断青天一缕霞”!


    萧红简介(网络资料)
    萧红(1911,黑龙江呼兰县~1942,香港)

    中国现代女小说家。原名张莹,曾用笔名悄吟、田娣。生于地主家庭,幼年丧母,1928年在哈尔滨读中学,接触五四以来的进步思想和中外文学,尤受鲁迅、茅盾和美国作家辛克莱作品的影响。因反抗包办婚姻。1930年离家出走。1932年在哈尔滨与萧军相识,并开始为报刊写稿。1933年自费出版与萧军合著的小说散文集《跋涉》。1934年与萧军一起到上海,与鲁迅交往密切。鲁迅为她的《生死场》校阅并写序言,列入“奴隶丛书”出版。1936年只身东渡日本养病。这时期出版散文集《商市街》、《桥》,短篇小说集《牛车上》等。1937年初归国。抗日战争爆发后,曾在山西临汾民族革命大学任教,并随同西北战地服务团辗转各地,写有短篇小说集《旷野的呼唤》,散文集《回忆鲁迅先生》和《萧红散文》。1940年与端木蕻良同去香港,在贫病交迫中坚持创作,出版中篇小说《马伯乐》,长篇小说《呼兰河传》。194112月日军占领香港,因病重无法回内地,次年病逝。代表作为《生死场》和《呼兰河传》。她的作品多取材于家乡,以其敏锐纤细的艺术感受力,朴实细腻的笔调,写出当时东北乡村小镇的闭塞与荒凉,塑造的人物鲜活可爱,风格明丽凄婉,弥漫着忧郁和感伤气息,为诗化小说的精品。

    在东北作家群中,最具艺术才情的作家是萧红。萧红的中篇《生死场》,写东北农村人民在沉滞闭塞生活中的挣扎,以及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后他们的苦难与走向斗争。
    萧红的后期代表作《呼兰河传》于童年生活的回忆中描写北方小城人民愚昧不幸的生活,画出沉默的国民的灵魂。

    萧红的作品处处透着悲凉的气息。


    2012年度最佳短篇小说!

    来源:

    她睁开眼,昨夜的醉意已经褪去。 床是自己的,家是自己的。 陌生男人已经穿好衣服正要开门而去。 她突然有些忧伤,即脱口而出: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男人回头,温柔笑道:就叫我雷锋吧!




  •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3-14 23:57:04  [评论]
    90后重庆美女:我家没有宝马车 只有藏书数千卷(

    // nice. how to make use of it?


    90后重庆美女:我家没有宝马车 只有藏书数千卷(组图)

    文章来源:

     

    18岁生日那天,家里人很郑重地对我说,他们决定把我家书橱内那几千册藏书全都送给我。我又惊又喜!要知道那几千册书可不是闹着玩的,它们中大部分的年龄比我爸妈还大呢!

    这些书到底有多么来之不易,我是十分清楚的。很多书都是老一辈在当时那个非得靠节衣缩食才能存活下来的年代买的。妈妈告诉我,有一次某大学图书馆异想天开处理陈年旧书,他们一口气去买了上千块钱。要知道那时还是80年代末期,据说这么多钱差不多相当于一个成年人半年的工资了。

    后来几次搬家,这些书前前后后丢失了不少,但仍然有很大一部分幸运地保存下来了。说道每次搬家,它们就像太上皇,非得让请来的工人(棒棒军)把它们舒服地塞进几十个麻袋里伺候着,座驾还得选用长安车拉走,可让人费了不少心思。

    我家在沙坪坝至今还有一处闲置的老房子,因为那儿长期没人住,就拿来出租贴补家用。有一次住进来两个不守信用的家伙,自称是某大学的学生。他们经常拖欠租金是常有的事儿,更让人最不能容忍的是当他们悄悄熘掉的时候,还动了天大的坏脑筋,将那柜子内装着的书一口气全部偷走了,辛辛苦苦为咱守书的锁也被无辜地撬得体无完肤,四分五裂,老妈至今提起来还非常生气。

    2012过年之前的那几天,市内专业联考结束,我在19000名考生中间夺得了第23名的好成绩,终于有享受宅女高档生活的闲暇了,于是乎搬来一架人字梯,穿着维尼拖鞋站在高高的书柜上,晃悠着将这些宝贝逐一清点了一遍。当时好生兴奋来着,哦耶!我终于也有像模像样的私有财产了。那些书很多都采用古旧的繁体排版格式,让我找到一种全新的感觉。它们看上去很有秋天落叶的味道,黄灿灿的,像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日光SPA。嗳,看那些枯燥乏味的教科书时间长了,可累人啦,早就该换换口味了。

    在那拥挤的故纸堆里,我不仅发现了许多早已久仰大名却一直挤不出时间阅读的名著,还幸运收获了几张名人亲笔填写的借书卡。其中有一位名叫李文信的人,在1968年5月27日居然用毛笔写了一张借书条,那字写得实在漂亮呀!我当时兴奋得一直哼着歌,后来迫不及待上网去查,这才知道他是一个已经去世了的国画家,曾随吕风子、潘天寿等名家学画,擅长人物、山水,担任过西南人民艺术学院美术系研究员、重庆国画院院长、八届全国美展中国画评委。Oh!我没想到这么有名的大师居然也是个书虫,那本书的名字叫《欧阳海之歌》。

    我的这些宝贝们很多都经历了半个世纪以上,它们的外衣破了,内衣也发脆发黄,就像日薄西山,气息奄奄的老婆婆,一不小心就会受到致命的损伤。我每次清点完毕,都必须得用肥皂洗手,虽然很麻烦,但我抑制不住好奇,忍不住常去翻翻它们。在我看来,书不是食品,哪怕搁得再久,只要内容还在,都不会变质。

    我已经安排好了,等我考进大学,终于有足够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儿了,哈哈,我必须要每周阅读一至二本书,我想,也只有这样,才能算是对它们最大的爱惜和尊重吧。

    我家没有爱马仕,也没有宝马车。

    家有藏书数千卷,在我看来,这是一笔最大的财富。

    君子固穷我不穷,别人炫富我炫书。

    我是90后,和我的同龄人一样,也有共同的喜好。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也许没我这么多的精神食粮。

    网上说得好,岁月是把杀猪刀!无论是九零后、零零后,都会逐渐长大,融入社会。我们这一代老去的时候,我们给下一代留下的是什么?难道就只有后宫、穿越、玄幻、BL……

    突然飓风般想起了一句名言,鲁迅先生说的:“快救救孩子……”嘿嘿!

    这些书我很多看不太懂,有些字也不认识,而且我很不习惯竖排的格式。忽然想到,我要是将它用相机拍成照片发上来,也许会受到大家的欢迎吧?当年写这些书的作者早就不在了,他们可都是名家哟!那时没有互联网,所以我拍的这些在网上都搜不到,网上有的我就不拍了。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3-11 00:28:10  [评论]
  • 在《呼兰河传》和韩、方之间 (上)


  • 在《呼兰河传》和韩、方之间 (上)2012-03-10 08:53:54


    萧红属于那种感动中国的作家。萧红之所以感动中国,除了她当之无愧的女作家的敏感和才华之外,更在于她 31 年人生的艰辛、挣扎和追寻,在于她对故乡人文乃至地上生灵的体恤、关爱和悲怜。

    这阵读萧红,感受着她笔下那一个个苦难的人们,其中也包括萧红自己。读着读着,我就在想,生活在当代的我们,比起萧红和她那个时代的人们来,真是幸福太多。从物质上说,我们有电脑、手机、影视、网路 …… 从精神上说,我们有自由平等:婚姻自由,男女平等 …… 生活于他们是重负,于我们却几乎是奢侈了。

    突一转念,实不尽然,因为,每个时代都有它特定的苦难和挣扎。

    近期有个方韩事件。

    韩寒是谁?是一个异军突起的人物,一匹黑驹。不知从哪天起,一派窒息里刮来一股强劲的清新的风。没人敢说的话一个叫韩寒的后生敢说。他针砭时政时世,对许多事物都有不同于传统,也就是不同凡响的看法。韩寒迅速成了中国年青一代的偶像。那些崇拜韩寒的人们中其实还有不那么年轻的人,他们喜欢韩寒因为韩寒大胆说出了他们心里想但是不敢说的话。韩寒语录被整理了出来。韩寒博客随便一句话都是百万点击。韩寒几乎成了批判现实主义的英雄,成了千百万不平之心的代言人,成了挑战现存体制,倡导民主的一面旗帜。 2009 年韩寒当选《亚洲周刊》风云人物; 2010 年韩寒名列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 100 人。 2012 年韩寒博客的最新一贴是:《让一部分人先选起来》。

    方舟子是谁?一个强力干预现实的科普作家。我最早认识方舟子是因为他的反基督立场。近年来,方舟子给自己一个国家的、历史和现实的使命:打假。在他的历次打假名单中有:中医、某些保健专家、某些医生、某些学者 …… 方舟子单枪匹马,树敌过众,挑战的对象中或涉及能量不小的利益集团,方也因此逢凶,险些丧命。也许诗人血液里都有一份理想主义基因。方舟子曾经是北岛顾城的敬仰者,自己也曾经写过相当激情的诗句。历尽险阻痴心不改,去年岁末起,一个偶然的契机,方舟子将目标对准了粉丝如汪洋大海的韩寒。就是说,韩粉一人一口痰就足以把方淹死。

    事件初发不久后我略微读了读《三重门》,没觉得它有多好,或者说多难写以致需要代笔。也因此我不能跟着喊韩寒有代笔。但是我看到,经过了网上双方的电视采访,韩寒在镜头前的表现,方舟子的各项论证,乃至近期公开出来的一个韩寒录像 …… 即使不明言韩寒代笔,韩寒曾经的酷形象已经有捉襟见肘的窘态。

    前不久,不知是在韩的博客评论里,还是在方的微博评论里,我读到了一则留言,大意是:要是韩寒倒了,谁还替我们去说话?不管是在韩、方哪一方的空间里,都很难找得到那则留言了,因为双方的评论都是浩如烟海。于是我用谷歌搜索,我搜索到了许多类似的词条。我还看到有人说:韩寒要是倒了,我们还信什么?

    “我们还信什么” …… 我突然的一阵心痛和心酸。《呼兰河传》和方韩这似乎没有什么关系的两件事在我心海里碰在了一起,我的心底响起了一句话:

    我的苦难的民族!


    萧红在小说《呼兰河传》里触及到了她故乡的男女老少们默默无闻、自生自灭的人生,描写到他们在生命意识上的苍白和麻木。她写道:


    回到城中的家里,又得照旧的过着日子,一年柴米油盐,浆洗缝补。从早晨到晚上忙了个不休。夜里疲乏之极,躺在炕上就睡了。在夜梦中并梦不到什么悲哀的或是欣喜的景况,只不过咬着牙、打着哼,一夜一夜地就都这样地过去了。
    假若有人问他们,人生是为了什么?他们并不会茫然无所对答的,他们会直截了当地不加思索地说了出来: “ 人活着是为吃饭穿衣。 ”                  
    再问他,人死了呢?他们会说: “ 人死了就完了。 ”



    对近、现代中国的农村乡镇有所了解的人读了萧红这一段应该都会有共鸣。因为这种生命意识的苍白和麻木,不仅仅存在于萧红的故乡,中国最冷的省份哈尔滨,它也广泛存在于近代乃至现代中国的农村乡镇。很少在中国近现代作家笔下的,还有中国都市族和知识层的生命苍白和麻木。

    人类生命意识的丰满在于灵命意识,也即宗教信仰。虽然宗教信仰的重心在于死后灵命的延续,但是这不是全部。宗教信仰中的基督信仰在现世提供给人们感动、爱、使命和意义感、力量和奋发。另外,基督信仰里,除了信仰崇拜神,一切的偶像崇拜和偶像信仰都在摒弃之列。(文章下待续)


    我读毕淑敏的小说
    悲悯致远,点评阿麦诗

    [打印]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3-03 22:34:40  [评论]
    thanks Friend. cheers.

    Yes,
    何人绘得萧红影,望断青天一缕霞”!
     
    james_mei01
    46岁,北卡
    评论于:2012-03-03 21:08:34  [评论]

    Yes,
    何人绘得萧红影,望断青天一缕霞”!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3-03 19:22:00  [评论]
  • 《非诚勿扰》20120303 常小娟终于被牵走了



  •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3-03 19:21:07  [评论]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3-03 19:21:02  [评论]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3-03 19:20:58  [评论]


     
    更多"文学创作"类日记
    象牙斜塔不想说的字
    520·十四行诗不想说的字
    这就是爱雨花
    慈母之歌pchenca
    母亲节pchenca
    吾爱有三。。。seli_na2017
    凰求凤pchenca
    Kindness -- By Naomi Shihab Nyereachyou
    人要有尊嚴,更要有底線!special168
    女人花pchenca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