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unavail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重庆长江水变红色 颜色鲜艳 原因不明(高清组图)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12-09-07 被查看:9466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BestSong200 | DreamDance | Verses | Fav-short | 2008-12, 2009-1, 2 | 08 Crisis | 08 Election | 新人新诗 | 新人报到 大国政治| 2010 | 20112012-1 2 | 醉是音乐”俱乐部 1, 2 | 

重庆长江水变红色 颜色鲜艳 原因不明

unavail 发表评论于

// 这是乍了
// 北京发大水
// 重庆江水变这样
// 天怒
// 天意

// 不解啊

================================================================================
重庆长江水变红色 颜色鲜艳 原因不明



重庆长江水变红色 颜色鲜艳 原因不明(高清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45923 次)

华龙网讯 “哇,长江像黄河啦。”昨日,在朝天门码头长江边上,不少游客发现江水居然呈比较明显的红色。环保部门推测,这可能是上游因汛期带来的河沙所致。

昨日下午,渝中区环保局和巴南区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辖区内的江水确实比往日红了不少,但经排查,均未发现沿岸有违规排污行为,初步推测应是上游汛期带来的河沙导致,具体原因还在调查。



9月6日,重庆儿童游乐园,泛红的长江水在城市流淌。重庆商报钟志兵/CFP



9月6日,重庆菜园坝长江大桥,泛红的长江水。重庆商报钟志兵/CFP















9月6日,重庆朝天门,一名从陕西到此一游的陈先生用矿泉水瓶舀了一瓶红色的长江水。重庆商报钟志兵/CFP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9-08 02:08:39  [评论]
山寨情歌 -无情有义-给 无情有义 发送悄悄话 无情有义 的个人群组 (3176 bytes) (868 reads reads) 5/30/12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9-08 01:07:07  [评论]
以心易心的日记用户日记页 -- 关闭
 
淡淡的忧伤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12-09-07被查看:45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累了,我想对自己说,真的感觉到累了。

经常有人对我说,女人不需要太累。我想,当一个女人真的觉得累的时候往往会降低自己的判断能力。

天黑了,下着雨,弄丢了伞,最后一班的车10分钟前已开,谈崩了一个Case,被怀疑品行,站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街头,那刻心底说,12小时内,可以柔弱一下并考虑伸过来的肩膀,但事实是,没有,上帝没有给我沉下去的机会,事后想想,即便自己再如何无所谓,也不会作践自己,为自己留得太多,其实并不一定是个聪明的人作为,估计我还是因为太愚笨吧。

比忧伤更忧伤的是悲伤,比悲伤更悲伤的是忧伤,有种淡淡的忧伤,在心底晕开晕开.......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unavail
39岁,加州
评论于:2012-09-08 01:02:43审核状态:待批[修改][删除][评论]
 
unavail
39岁,加州
评论于:2012-09-08 01:02:13审核状态:待批[修改][删除][评论]
// happen to try baidu translate. it looks good for you.

累了,我想对自己说,真的感觉到累了。

经常有人对我说,女人不需要太累。我想,当一个女人真的觉得累的时候往往会降低自己的判断能力。

天黑了,下着雨,弄丢了伞,最后一班的车10分钟前已开,谈崩了一个Case,被怀疑品行,站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街头,那刻心底说,12小时内,可以柔弱一下并考虑伸过来的肩膀,但事实是,没有,上帝没有给我沉下去的机会,事后想想,即便自己再如何无所谓,也不会作践自己,为自己留得太多,其实并不一定是个聪明的人作为,估计我还是因为太愚笨吧。

比忧伤更忧伤的是悲伤,比悲伤更悲伤的是忧伤,有种淡淡的忧伤,在心底晕开晕开.......


==>

Tired, I want to say to myself, really feel tired.

People often say to me, women do not need to be too tired. I think, when a woman really feel tired often can reduce their own judgement.

The dark, rainy, lost umbrella, the last train 10 minutes ago, negotiations broke down a Case, suspected of character, standing in a strange city street, that moment my heart, within 12 hours, can be weak and consider stretched over the shoulder, but the fact of the matter is no, no, God give me the opportunity to sink, in hindsight, even myself to does not matter how, will not spoil yourself, leave too much for their own, in fact, is not necessarily a clever person as I was too stupid, estimation.

Than sadness more sad is sad, sad sadness, a touch of sadness in the bottom of my heart, dizzy dizzy ....

==>

累了想对自己说的真的感觉累了人们常对我说,女人不必太累了我认为当一个女人真的累了往往会降低自己的判断。黑暗下雨最后一班火车10分钟前谈判破裂的情况下,怀疑的性格站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那一刻我的心在12小时内,可以弱考虑伸过来的肩膀但事实上没有没有上帝给我机会下沉在事后即使自己不怎么不会破坏自己,留下太多为自己事实上并不一定是一个聪明的人,因为我太笨了估计比悲伤更可悲的是悲伤的悲伤的淡淡的忧伤我的心底晕晕的…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9-07 21:34:15  [评论]
unavail 发表评论于
// 这是乍了
// 北京发大水
// 重庆江水变这样
// 天怒
// 天意

// 不解啊

================================================================================
重庆长江水变红色 颜色鲜艳 原因不明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9-07 21:10:45  [评论]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9-07 21:10:40  [评论]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9-07 21:10:17  [评论]
unavail
39岁,加州
评论于:2012-09-07 20:57:38审核状态:待批[修改][删除][评论]

(ChinaFotoPress/ChinaFotoPress via Getty Images)For a river known as the "golden watercourse," red is a strange color to see.

Yet that's the shade turning up in the Yangtze River and officials have no idea why.

The red began appearing in the Yangtze, the longest and largest river in China and the third longest river in the world, yesterday near the city of Chongquing, where the Yangtze connects to the Jialin River.

The Yangtze, called "golden" because of the heavy rainfall it receives year-round, runs through Chongqing, Southwest China's largest 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center, also known as the "mountain city" because of the hills and peaks upon which its many buildings and factories stand.

The red color stopped some residents in their tracks. They put water from the river in bottles to save it. Fishermen and other workers who rely on the river for income kept going about their business, according to the UK's Daily Mail.

While the river's red coloring was most pronounced near Chongqing it was also reported at several other points.

Officials are reportedly investigating the cause.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9-07 21:10:10  [评论]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9-07 21:10:05  [评论]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9-07 21:09:59  [评论]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9-07 21:09:06  [评论]
房山灾区现场实拍:带哥哥“回家”(高清组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1316 次)

7月21日暴雨当晚,北京房山区韩村河镇的东南章村村民王建生开车送同学回家,在返程路上不幸遇难,经过50人40多个小时的寻找,在一条水沟里找到了他的尸体。据弟弟王建学讲述,当晚十点半,接到哥哥的电话,表示水已经齐腰深,准备弃车,电话还没说完就断线,晚上十二点半,建学和父亲前往村口寻找建生,他们清楚地听到建生的喊话:“我抱着树呢,你们千万别过来!”从此,再无声息。 IC供图

7月23日,王建生和父亲在水沟旁试图寻找王建学的尸体。7月21日暴雨当晚,王建学开车送同学回家,河水在中游的尤家坟村附近溃堤,大片的玉米地里,到处都是汹涌而至的洪水。

7月23日,村民在水沟里试图寻找王建学的尸体。7月21日晚10点半,弟弟王建学接到哥哥的电话,他的捷达车被困在了村口的水里。“他让我赶紧叫上爸,开上大车去把小车拉出来。”车还没有启动,王建学的电话又来了,水已经齐腰了,准备弃车。电话没讲完就断线了。

7月23日,父亲在村民的搀扶下在水沟边等待消息。现年30岁的王建学是家里的顶梁柱,他中专毕业之后便在家做饲料生意,其后娶妻生女,盖了新房,家和人顺,一切欣欣向荣。7月21日当晚,电话断线之后,弟弟王建生和父亲到村口试图寻找王建学,溃坝的洪水将公路淹没,人根本无法通行

7月23日,村民在水沟里找到王建学的尸体。王建生和父亲在黑暗中呼喊王建学,一直到凌晨十二点半,他们听到王建学的回应,建生赶忙回话,询问大哥的方向,远处传来了一句“我抱着树呢!你千万别过来!”

7月23日,看到大哥的尸体,弟弟王建生悲痛不已。王建学说完不让弟弟过去的那句话,就再也没有回应。

7月23日,经过40多个小时的寻找,村民在水沟里找到了王建学的尸体。

7月23日,经过40多个小时的寻找,村民在水沟里找到了王建学的尸体,试图把尸体拉上岸。

7月23日,村民在水沟里找到王建学的尸体,面对尸体,寻尸者站在水中悲痛不已。

7月23日,王建生在大哥的尸体面前下跪,经过40多个小时的寻找,王建生终于可以“带哥哥回家”。

7月23日,王建学的爱人悲痛不已。

7月23日,北京房山韩村河镇,村民王建学的尸体。

7月23日,北京房山韩村河镇,众人抬走王建学。

7月23日,北京房山韩村河镇,众人找到王建学后,公安局的工作人员赶到,脱掉裤子与众人一起抬走王建学。

7月24日下午,北京房山区区长发布灾情通报称,房山区初步统计受灾人口80万人,经济损失61亿元人民币,其他损失也相当巨大。在人员伤亡情况方面,区长祁红称实际造成了重大的损失,目前还在进一步统计中。

7月23日,北京,房山区周口店镇瓦井村,水灾过后人们展开自救。新京报李飞/CFP

7月23日,北京,房山区周口店镇瓦井村,水灾过后人们展开自救。新京报李飞/CFP

7月23日,北京,房山区周口店镇大韩继村,被损毁的铁路。新京报李飞/CFP

7月23日,北京,房山区周口店镇大韩继村,被损毁的铁路。新京报李飞/CFP

7月23日,北京,房山区十二渡,一桥梁损坏。造成通往野三坡的路途不畅。新京报李飞/CFP

7月23日,北京,房山区十二渡,道路坍塌。新京报李飞/CFP

7月23日,北京,房山区十渡镇一农家院门口,清淤的人们。新京报李飞/CFP

7月23日,北京,房山区十渡镇。新京报李飞/CFP

7月23日,北京,房山区十二渡,道路坍塌。新京报李飞/CFP

7月23日,北京房山区青龙湖镇北车营村。法制晚报付丁/CFP

7月23日,北京房山区青龙湖镇北车营村。法制晚报付丁/CFP

7月23日,北京房山区青龙湖镇北车营村。法制晚报付丁/CFP

7月23日,北京房山区青龙湖镇北车营村,在村子的安置点内,救援人员在给灾民搭帐篷。法制晚报付丁/CFP

7月23日,北京房山区青龙湖镇北车营村。法制晚报付丁/CFP

查看全部...
 
更多"随笔小记"类日记
尊卑以前,必有谦卑鹏正举
『 人 』字好寫卻難做,special168
情人节的礼物Anwhite
霸王别鸡fredc2k
“呼吸”mei2515
館內活動的感想andreaslin
謹記做人一輩子的底牌special168
逝失的諾言CC1116
想回家了…^_^kelvin2007
贪嗔痴雨过天天晴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