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unavail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超级大国] 美国真的末落了吗?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12-09-15 被查看:2806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BestSong200 | DreamDance | Verses | Fav-short | 2008-12, 2009-1, 2 | 08 Crisis | 08 Election | 新人新诗 | 新人报到 大国政治| 2010 | 20112012-1 2 | 醉是音乐”俱乐部 1, 2 | 

1. 美国真的末落了吗?

not really

民不聊生,只好无声抗议
失业率攀高。变坏。
公民有情;资本(家)无情。
人民有国;资本(家)无国。

2. 今日美国

(1) 美国的今天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2) 一圈一圈地往下走
(3) 什么东西到国会都遇到红灯
(4) 不注重知识,图书馆里空空荡荡
(5) 911 的阴影还没有散去
(6) 民不聊生,只好无声抗议
(7) 中国醒了,美国却睡着了
(8) 何去何从,前贤指路
(9) 道路是曲折的
(10) 换这屋子里的人是共和党的选择
(11) 大搞基本建设是民主党的经济刺激方案
(12) 增加罚款收入是 DC 市政府的损招
(13) 开发旅游,赚中国大款们的钱倒是个不错的办法
(14) 只要踏踏实实一步一步往上走
(15) 前途是光明的
(16) 我们老百姓只能坐在餐馆里向外观望


美国真的末落了吗?   来源:

美国真的末落了吗?

头段时间收到三十年前大学班班长的信,收取班费 (每人数千人民币)来 COVER 回校参加百年校庆的开支(没参加校庆的也要交),最后一句大致写的是,海外同学赶紧交,不然美元又贬值了。说者无意,但听者有心。交钱首先不是很开心,以前尽管给母校捐过数千美元,但不是被逼着要的;后面那句话虽是玩笑,但充分反映了现在国内那种终于当家做主,把美帝国主义踩在脚下的优越感。想起二十年前到美国来,因为自己的祖国穷,受到了好多老美的同情和轻蔑。现在祖国富了(些),老美还是和以前一样轻蔑,没想到新的轻蔑又从自己的祖国来了。可能过于敏感也是人老的一个标志吧。

话归正传,带孩子去DC转了转,原打算照着书(Photographing Washington DC)山寨一番,特地把书文件存到手机上,好按图索骥,但人一到那,书上的模式全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还是拍俺自己熟悉的故事照。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9-20 19:33:04  [评论]

外媒:美国货币"放水"了 中国人表情凝重了(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1558 次)


 英国FT中文网刊载文章认为,QE3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全球能源与大宗商品价格可能出现新一轮反弹,中国经济面临的输入性通胀压力上升。从前两轮量化宽松的实施看,流动性的注入与美元贬值均会导致全球能源与大宗商品价格上升,而全球能源与大宗商品价格上升将会通过中国的进口价格指数与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PI)最终传递至中国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

  但有专家预测,这一次,美国人可能打错算盘了……

  美国第三轮量化宽松(QE3)终于来了。为了刺激已千疮百孔、百病缠身的美国经济,美联储已不在乎美元的死活,日前再次祭出第三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QE3),继续打压美元使其贬值,从而达到使市场流动性宽裕,并刺激出口,从而复兴美国制造业的目的,并实现奥巴马对美国民众所作降低失业率的承诺。

  此前,人们一直担心,QE3如果出台的话,将导致世界上的美元泛滥成灾,甚至有人预言,QE3出台后,中国"十二五"的日子肯定是相当的不好过: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不断被抬高,外贸形势日趋严峻,经济流动性趋于保守,大宗商品及黄金价格飙升,热钱大量涌入,导致输入型通货膨胀加剧,随之带来的是一系列严重的社会对抗;美国人继续享受超前消费带来的富足,而中国经济却被捅了刀子。而从全球市场看,"量化宽松"还将加祸于受金融危机冲击的其他经济体,并促使别国货币也出现贬值。此举对作为全球贸易结算以及支付工具的美元打击巨大,同时会给持有高额美元资产的中国带来严重损失。

  那么,事实情况真的如此悲观和不堪吗?有国内专家分析认为,QE3出台的时机恰是中国对房地产市场收紧,加强宏观调控,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之时。中国也许能躲过一劫……

  是否发生输入型通胀

  和一团面本来可以包一锅饺子,可是由于和面时水放多了,就只能喝面汤了。美国人正在犯这样的错误。随着第三轮量化宽松(QE3)推出,在社会资产总量没有增长的情况下,每月多印刷出400亿美元的纸钞票,表面上看,美国人手头又不差钱了,又可以大手大脚地花钱了,但实际上,一夜之间货币总量的增多,却毫不留情地将人们手中的财富进行稀释:实际购买力下降,社会资产泡沫化,通胀压力加大,美国经济势必在风险中前行。而聪明的美国人又在考虑将这种危机巧妙地转嫁给他国(包括中国)。

  英国FT中文网甚至刊载文章认为,QE3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全球能源与大宗商品价格可能出现新一轮反弹,中国经济面临的输入性通胀压力上升。从前两轮量化宽松的实施来看,流动性的注入与美元贬值均会导致全球能源与大宗商品价格上升。而全球能源与大宗商品价格上升将会通过中国的进口价格指数与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PI)最终传递至中国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输入性通胀压力的加剧、目前国内猪肉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以及国内货币信贷增量的反弹,预计将会导致中国CPI同比增速在最近几个月触底,甚至从年底开始反弹。而一旦通胀反弹,中国央行进一步降息的空间将所剩无几。

  但有专家预测,这一次,美国人可能打错算盘了……

  "QE3推出后,中国未必会发生输入型通胀,"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施建准教授日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当前宏观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国际热钱如果选择当前时机进入中国,将遭遇资本缩水的困局,因此不大可能选择当前时机进入中国。如果没有大量国际热钱涌入,何谈输入型通胀?

  "如果没有大量热钱涌入,加之国内对于房地产市场调控力度不减,在这种情况下,房地产价格缺乏升值的动力。因此,人们无需选择此时买房。"对于人们关心的QE3是否影响国内房价问题,施建准给出了答案。

  那么,QE3推出后,是否将导致货币泛滥,从而连带推高中国CPI?对此,施建准认为,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日前公布的8月份CPI指数同比增长2.0%,这说明,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仍是通缩而非通胀。在通缩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大量国际热钱涌入,是不会推动CPI反弹的。

  另外,人们普遍预期QE3有可能推高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而导致人民币大幅升值,并阻碍我国出口贸易的发展。9月14日,人民币即期汇价以跳空高开的走势,对美国QE3"出炉"作出了反应。9月15日即QE3推出当日,人民币即期汇价大涨151个基点,收创逾4个月新高,而中间价也连续第三日小幅上涨。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QE3对中国的宏观经济最直接的影响在于,人民币汇率将面临升值的压力,以及热钱涌入。对此,施建准认为,QE3是美国货币政策过于宽松的表现,会在短期内导致美元贬值,人民币升值,从而给我国外贸形势造成不利影响,但从长期看,人民币汇率还是可控的,中国央行可到外汇市场大量购买外汇等手段对人民币汇率实行控制。

  外贸受哪些影响

  除了担忧人民币汇率升值外,一些专家表示,中国的外贸形势将更加复杂,企业面临的挑战也愈发增大。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曾说,美国是世界经济的火车头,如果美国经济能稳步增长,将会对其他国家的出口产生较强的带动作用,特别是作为欧美最大贸易合作伙伴的中国。然而,QE3带来的美元贬值以及大宗商品上涨后原材料成本的上升,都对中国出口环境以及外贸企业带来较大考验。

  不过,专家的分析往往限于理论层面,而真正关心QE3的还要属那些奋战在一线的外向型企业。2011年年中,本报记者曾采访过江苏镇江一家生产电子元器件的民企--镇阳电子元器件公司的老板戴敏,戴敏当时曾表示,对于他的企业而言,在原材料成本和劳动力成本不断飙升的重压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如果不断走强,很有可能导致企业雪上加霜。日前,记者再次联系这位戴敏,他说,他已经获悉美国推行QE3,由于担心QE3将继续推高人民币汇率,他正在考虑收缩部分海外市场而转向国内市场。

  戴敏透露,他在去年接海外订单时,就和采购商的汇率比价就确定好了,因为有的订单从接单到交货要一年时间,如果美元一年后贬值得太厉害,损失会很大。比如,当时给采购商的汇率报价是1美元比6.4元人民币,一笔10万美元的单子,如果到交货的时候,美元对人民币的汇率跌到1比6.3,他们就要白白损失1万元人民币。而现在,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已达到6.3317,幸好执行了当时约定的汇率,不然损失就大了。

  企业的经验得到了一些行业协会的印证。山东省外商投资协会副秘书长李冰告诉本报记者,QE3肯定会对汇率产生影响,如果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势必影响到会员企业的出口,因此,该协会正密切关注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走势。而青岛外商投资企业协会会员部战先生对本报记者表示,根据前两轮QE的经验判断,QE3对于该协会的外向型会员企业的影响是有限的,因为许多企业,基于事前的准确预判,早就预备好了应对的举措,要么收缩海外市场转而开发国内客户,要么研发新产品……因此,虽有利润下滑,但情况并不严重,更没有发生大面积企业倒闭及工人下岗。

  金银投资有利好

  QE3推出后是否将造成全球美元泛滥尚存未知,但根据前两轮QE所带来的经验表明,黄金白银等贵金属价格上扬,给投资者带来丰厚的利好应当是预料之中的。简单回顾便可知,QE1总规模高达1.78万亿美元,从2009年3月18日到2009年12月1日期间,美元指数下跌7%,黄金价格上涨23%,基本金属价格全线上涨,其中铜价(59310,-780.00,-1.30%)接近翻倍,铝、铅、锌价(15600,-210.00,-1.33%)格分别上涨63%、87%、115%。QE2总规模达6000亿美元,从2010年7月15日到2010年11月12日期间,美元指数下跌3%,黄金上涨15%,铜、铝、铅、锌分别上涨34%、23%、43%、40%。

  据悉,在美联储宣布推出QE3的当天,黄金飙涨至1772.10美元/盎司。汇丰、瑞银近期齐口唱多黄金,认为QE3将带动黄金价格持续上涨,年内有望突破2000美元/盎司的历史关口。按照市值计算,索罗斯和保尔森两位大鳄在黄金投资上合计浮盈3.8亿美元。

  美国生病 中国吃药?

  QE所带来的贵金属价格上扬,股票市场股指升高,大宗期货市场价格抬升,却正是QE的经济学家郎咸平、谢国忠等怀疑者们诟病的弊处所在。比如,QE1用9000亿美元3个月就让美元贬值了12.5%,换言之就是送给了中国12.5%的通货膨胀率。有研究表明,在QE1中,美国商品研究局的大宗商品价格指数上涨了36%,食品价格上涨了20%,石油价格飙升了59%;而在QE2中,美国商品研究局大宗商品价格指数涨了10%,食品价格涨了15%,油价又涨了30%……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QE的结果,有可能既推高了股票价格,又抬升了大宗商品价格。而抬升大宗商品价格的效果,又抵消了货币宽松的刺激作用。

  郎咸平说,中国在QE2出台前曾做过压力测试,结果显示,人民币汇率如果升值3%,中国的传统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的利润率将为零,如果升值超过5%的话,中国的传统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将大量倒闭,就会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因此,中国政府对于汇率升值的底线是3%-5%。而美国的底线是20%-41%之间。差距这么大,双方根本就没有交集。由于双方没有交集,问题就复杂了。美国明明知道中国是不可能把汇率升值到20%到41%之间的,因为那样的话就太可怕了,那将使整个中国经济解体。其实美国也很清楚,我们是不可能答应的,那他们为什么还这样做呢?他们真正想要的是中国开放金融市场。

  谢国忠把这种现象概括为"美国生病中国吃药"。居住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华人女公务员孙秀文对本报记者坦承,她不懂什么量化宽松,但她知道普通美国人由于手头缺少流动性资金,生活其实是很拮据的。每月所发工资在扣除社保、汽车油钱、手机费用、一些生活必须的开支、以及偿还银行负债后,所剩无几。她所在的单位已经近十年没有涨过一分钱工资了,但物价却涨个不停,比如她在11年前为大女儿一次性预付上大学的费用为7000美元,如今,她需要为小女儿预付上大学的费用时,发现这笔费用已上涨至45000美元。甚至可以说,许多婴儿未出生就已负债累累了。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等人一直在力促人民币升值。但是,人民币要升值到何种水平,才能缓解美国人手头的拮据呢?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9-15 18:53:52  [评论]

今天美国

(1) 美国的今天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2) 一圈一圈地往下走

(3) 什么东西到国会都遇到红灯

(4) 不注重知识,图书馆里空空荡荡

(5) 911 的阴影还没有散去

(6) 民不聊生,只好无声抗议

(7) 中国醒了,美国却睡着了

(8) 何去何从,前贤指路

(9) 道路是曲折的

 (10) 换这屋子里的人是共和党的选择

 (11) 大搞基本建设是民主党的经济刺激方案

 (12) 增加罚款收入是 DC 市政府的损招

 (13) 开发旅游,赚中国大款们的钱倒是个不错的办法

 (14) 只要踏踏实实一步一步往上走

 (15) 前途是光明的

 (16) 我们老百姓只能坐在餐馆里向外观望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9-15 18:37:56  [评论]
  • 往事不堪回首还回首 (1)  
  • 美国真的末落了吗?
  • 往事不堪回首还回首(2)
  • 往事不堪回首还回首(三)
  • 往事不堪回首还回首(四)

    一晃出国已经整整二十年了。头几天和国内的书法家通电话,问我是否准备回国办个二十年回顾展。我听了多少有些感慨,不仅想起以前写过的吹牛文章。知道此文和摄影无关,但因为俺最喜欢摄坛,实在不想贴到什么“几曾回首”之类的坛子去。班长觉得不合适的话,尽管删除。另外自己近两年摄坛灌水较多,尤其是在摄坛不景气时仍然一如既往,把书法给荒废了不少,就是真想办展览自己满意的作品还真没几张。此乃题外话。

    --------------------------------------------------------------------------------------------------------------------------

    今天侃个长的, 侃一下共产党的理论家宋振庭, 85年逝世前曾任中央党校教育长。

    现在的年轻人没啥人知道宋振庭了,但在刚解放时的东北,他是"关东奇才",知名度非常高。他虽然不是书香门弟出身,但非常博学,著作颇丰,又能写会画。18岁时就在延安华北联大当科长,张春桥当时也在那当科长,他俩是Roommate。解放后,宋31岁就当上了吉林省委宣传部长。文革被打倒,后东山再起,担任过副省长。

    我是个孩子的时候就知道宋。我老爸年轻的时候当过兵,给什么驴长马长的当过文书,虽没写过什么文学作品,但喜欢,文字功夫也有一点。老爸有个表兄弟,是专写农村题材的作家(写的东西和《金光大道》的作者浩然相似,但比浩然更臭),后当过XX市作家协会主席。我小时候记得表叔常来我家和老爸侃文学,老爸对他表弟很佩服,总教育我,希望我长大能成为象他表弟一样的作家。而从他们的交谈中,我知道了表叔最崇拜的人是宋振庭,但宋那时就是高官了,并不认识我老爸和他表弟这样的小人物。

    我第一次听宋振庭的讲话,是听宋对全省中学生发表的广播讲话。烈日炎炎的操场上,坐在小马扎上听了两个多小时。当时最讨厌的就是听报告,但宋的讲话却非常生动,我听得津津有味。

    我后来上了清华,攀高枝攀到了校长,去校长家的时候终于认识了我老爸偶像的偶像宋振庭。我那时二十岁刚出头,宋对我却一点架子都没有(我以前说过,大官们一般只对比他们官小的大官们摆架子),也很喜欢我,可能是从我身上看到了他自己年轻时的点点影子吧。

    我早知道宋博学多艺,但没想到我们谈论篆刻这样"偏僻"的学问时,他不但对秦玺汉印了如指掌,而且对明清各流派的风格,代表人物都一清二楚,而且都有很深的见解。从此我也和我老爸他表弟一样,崇拜起宋了。我那时年轻不懂事,以为宋从我们XX老家调到北京,一定是升官了。正好我刻了两方印,一方是"欲穷千里目",一方是"更上一层楼",我就把这" 更上一层楼"的图章送给了宋,还说他画画时盖在角落应该很合适。宋拿到印时表情很复杂,最后淡淡地说: "你的印刻的不错,有邓完白的神韵,我收下,但不会盖在画上的"。后来我才知道,宋调进北京,是前胡总准备提拔宋为中宣部长,但邓Interview 宋三小时后,说"言辞过激,不可重用"。然后宋就被安排到党校,担任了级别甚高,又不痛不癢的职务: 教育长。

    宋不但向我灌输文学艺术的知识,还和我讲人生,讲做人的道理。老鸭兄可能记得,当时《中国青年报》 由宋振庭的一封信引起的全国关于两代人隔阂的大讨论,持续了很长时间。我那时花很多时间钻研书法,自认为很有成就,想一夜成名的野心显而易见,宋多次旁敲侧击地给我讲"少年得志"的坏处,我都没往心里去,还幻想宋能利用他的地位把我推上去。宋的身体本来还不错,82年时被诊断出癌症,结果是误诊。虚惊了一场,前胡总还专门为此写了封信给宋,见图。

     

     


    没想到 84 年再次诊断出癌症时变成真的了。我听说了,心情非常沉重。宋才真是曾经沧海,仍然保持乐观(至少表面上看着如此)。 后来他在《光明日报》上发表共产党员对死的看法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我当时为了在书法上一炮而红, 还在忙着筹备个人的书法篆刻展览(现在看当时真的很傻很幼稚, 那时二十一岁),朋友让我找刘炳森写标题,当时刘红得发紫,王府井满街都是刘写的招牌。我一是因为40块钱晚给了刘, 得罪了他(头些年听说他去世前曾捐了数百万),二是我根本就不喜欢刘的字,所以我想到了恩师宋。宋当时已到癌症晚期,身体已经非常虚弱。最后一次见他,正是严冬,他裹着毛毯,一个人坐在空空旷旷,非常大的客厅里,显得那么凄凉。他知道我的来意,让我扶他到书房,我把纸墨都弄好,他开始准备写的时候手抖得厉害,结果墨都滴到了纸上,他让我再换张纸,我说不用,反正最后字要重新做,他费了很大的力气写完了字(见图),然后让我扶他回到沙发上。他说他不喜欢躺着,躺着更象死。我听了,非常难受,强忍住把眼泪咽到了肚子里,连声谢谢也没说,就走了。




    两个月后,宋就去世了,只活了64岁。他的题词有可能是最后的绝笔。没有人会邀请

    =================

    首先谢谢好多新老朋友对俺上次文章的留言和 QQH 鼓励,也谢谢有的同学在留言里对俺"浮夸风"的批评。实际上我并没有说宋当过党校校长,我是说"去校长家认识了宋"。这个校长是清华的校长刘达,家住党校宿舍,和宋都住在党校的那几排TOWN HOUSE 里。既然扯到这,就再回首一下吧。

    刘达是我上清华念书时的党委书记兼校长,是个老革命。据说(我是说据说)49年以前当过哈尔滨市市长,又在东北局高岗手下做过什么高官,总之资格很老。后来做过教育部长的何东昌和做过广电部部长的艾知生当时都是副校长,在校园里都只能骑自行车, 只有刘达校长坐汽车拄拐杖。插一句,艾知生当时分管学生工作,骑着破自行车到处转,连学生午休不睡觉都管,被大家叫做"爱吱声"。

    我原来知道刘达的名字是从迟群和谢静宜向毛主席告刘达状的那封信,刚上清华时认识了校长但校长不认识我。后来江苏某地有一个画家,用二十年画了个长卷, 画的一般,可是比较好大喜功(一般人会二十年画一张画吗?),列了一大长串名人名单, 要让名单上所有的人题字,除了刘海粟,吴作人等艺术大家之外,刘达校长也在这个名单上。 另一个江苏籍的画家朋友问我有没有办法, 我正好因为学生会活动和校长办公室主任很熟, 主任就和刘达讲了一下, 没想到刘达很爽快地答应了。

    那天那个画家把他画卷里最后的一部分扛到了二教会议室,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估计也有五六十斤。我准备好了纸墨。刘校长来了之后我们一块观赏了那二十年心血的一小部分,说实话,我不是为他的艺术,而是为他的精神所感动,我估计刘校长的 FEELING 和俺查不多。刘校长在他画上题完了字,正好纸墨都在,又帮俺写了一幅,见图(1)。

     

    (1)

     

    我说你的字写得很好(实际上不是太好,恕俺拍马屁), 但图章不太好(实际上过得去,恕俺贬低同行), 我可以帮你刻一个, 没想到正中他下怀。 原来我以为大官们要什么还没有,错了!因为他们官太大,实际上不好意思放下架子去求人。所以后来他派秘书接我到他家拿石头,很自然, 刻完了,要送给他,就认了门。

    就这样拐了个弯儿在党校认识了我的老乡,我老爸偶像的偶像宋。(关于宋的文章,见上一篇《往事不堪回首还回首》

    后来宋又介绍我认识了黑龙江省长陈雷。陈雷也号称是儒将,带兵打仗之外, 还有一本诗集行世。陈雷诗词水平不高, 但比陈毅元帅的要好些(陈毅的诗除了"后死诸君多努力, 旌旗十万斩阎罗"二句尚可之外, 其余全是垃圾)。陈雷的诗集在清华的图书馆里除我之外就从没人借过, 我借来读了一遍(现在没有一句能记得),选了一首七绝, 然后用自己最擅长的行书, 精心抄录一下寄给他。我能设想他看到一幅精美的书法作品, 内容又是他最得意的诗句时的高兴程度。

    后来某一天, 清华保卫部的人来宿舍找我让我走一趟。我当时吃了一惊,路上忐忑不安, 心里暗暗数着我过去干过的坏事, 哪个可能被保卫部发现呢? 等到了保卫部, 那人递给我一个大信封, 我一看发信地址, 大红字印着"陈雷办公室", 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原来他老人家回赠一幅书法, 竟然以权谋私,用的是官方的机要信函! 书法见图(2)。

     

    (2)  



    本来不想再吹牛了,但一些朋友送QQH来要求俺接着写。不想写的原因是我还不是太老,二三十年前和俺打交道的人和朋友大都健在,写他们好或坏,被他们看到了,我都不 Comfortable。请看过的朋友不要转载,多谢。

    -----------------------------------------------------------------------------------------------

    我1988年从国家某部研究生毕业后,被分配去参加国务院某机构筹备,认识了我工作上的第一个“够哥们”的朋友,见图一(1990年)。 这位老兄头两年任中央政府驻澳门XX部部长。(图片里的女士有好多故事,有机会再“回首”,脸就留着吧)。

    (1)

     
    这位老兄出身贫寒, 没上过大学, 曾在北京XX当过工人,因为文笔好被提拔成干部,后来因为工作出色, 调进国家某部委任副处长。再后来参加国务院某机构筹备,比我早去三四个月。我们两个人一起参加了国家XX法的第一稿撰写工作。

    这位老兄为人相当正派,很多人占公家的便宜都觉得是天经地意的事,但他从来不去占(他也从不阻拦我们占)。除了工作能力非常强之外,还喜欢诗词,但这不是我最敬佩他的地方。

    他在北京XX当工人时结识了当时也当工人的妻子,后来他妻子在一次事故中脸部被火烧伤,他仍然一如既往地深爱他的妻子。他曾把他当时写的所有诗词送给我看,其中很多诗都是写给他妻子的,而且是写在受伤之后。记不得诗是怎么写的了,但我记得我当时是非常非常地感动。

    我们一块工作大约一年之后, 我们共同的上司调了进来。这个上司,也没上过大学,但靠老爸的地位,三十二岁就当司长了。顺便说一下俺上司的老爸,姓朱,是比俺早五十五年入学的清华学长(1927年就当清华党支部书记),当年在陕北把刘志丹抓起来的就是他。尽管建国后没有受到老毛的重用,但在中共元老里是资历最深那拨儿的。这样的太子党上司,自然比较霸道(他只有一个优点:绝对绝对不贪小便宜)。他来后对我很好, 因为我兼职机关团书记,还比他年轻得多,对他够不成威胁,再加上我还教他写书法(You won’t believe it, 他现在的字卖的比我俺还要贵!)。可是不知为什么,他不喜欢我的朋友,处处找他麻烦。我的朋友非常郁闷,但也从来不和上司对抗,只是有时写些诗来宣泄一下。有一首诗至今还记得,见图(2)中左面那个。

     

    (2)

     

    原诗如下:

    一冬阳气盛,春来反有寒。
    天时尚不正,世事何以堪?
    遑论人休咎,但求心所安。
    殷勤谢故友,长笑入南山。

    很难想象当过工人的他能写出这样的诗。

    因为臭味相投,我们成了好朋友。他写好了诗,很多的时候我是第一个评论者。记得有一次开什么屁会,听得很无聊,他就写了一首诗在纸条上传给我,是一首七律,原诗我不记得了,我当时也无聊得很,借机卖弄一下,按他诗的原韵和了一首 (因为我很少写诗, 所以写的都留了下来) , 诗句如下:

    羞见花繁恐迎春,几番风雨几断魂。
    十载精明离茅舍,一朝迷惑入朱门。
    登楼有雾难见日,凭栏无酒亦醉人。
    瑶琴弦断谁能解,此生枉为粱父吟。

    解释一下,朱门是双关语,别忘了,我们的上司姓朱。另:《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载:: “亮躬耕垄亩, 好为粱父吟”

    他看了之后,认为第二联是绝唱,会后到处送给人看,我自己也着实得意了一番,但是,你知道,最终这两句当然传到我的上司那里…





    ===========

    ===

    我在中国的官场里混过一些年,中南海也进去开过会,见过不少高官,知道好多当官的都摆架子。

    清华虽然号称“工程师的摇篮”,但叫“官僚的摇篮”也错不了多少。北大培养的人材可能太多新思潮,缺少奴性,在中国的体制下明显不如清华更如鱼得水。一般来说,清华的学生在校的时候被功课压的什么脾气也没有,再加上“厚德载物”校训的多年教育,做人往往都比较低调,即使是当了大官。现在的胡总咱没见过,不知道,但以前的姚副总理,何X昌,及爱吱声部长都很平易近人,和个普通的教授没啥两样,贾X旺当了部长还推蜂窝煤呢。

    但我们单位一把手是个例外。他是清华65级自动化毕业生,前半生都是从事技术,只是后来在国务院XX办公室和前总理一块工作后才官云亨通,后来被李推荐来我们这疙瘩来当一把手。他上任之后我听到了好多他摆架子的事。据说有一次,吴官X(那时还在当江西副省长)到北京出差,想顺便看望一下同届系友(65自动化没当部长的又住在北京的校友应该有很多,不知道那些校友看望完了没有),就让秘书打电话给我们头儿的秘书,说准备星期二到我们这来拜访,结果我们头儿说星期二没时间!

    我因为是我们单位最早十几个人筹备组成员之一,比一把手来的早好多,再加上单位只有我们二人是校友,所以别人说的架子,开始我还没有感觉到,直到有一次我重重地碰了一鼻子灰。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我们经常一块发文章骗稿费的哥们儿马上要从社科院博士毕业(他的导师是赫赫有名的国务院经济发展中心主任马X),他不想搞研究,看我们这疙瘩有前途,想来工作,于是让我介绍。我在单位里不但担任机关团书记,还是业务骨干,一把手是我校友,二把手是我导师,三把手是我中午下棋的棋友,我自我感觉良好,就拍了胸脯说一定没问题。

    那天我把我哥们儿叫过来,然后就直接带他去我们大头儿的办公室,没想到被他的秘书拦在了门外!我当时非常尴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好灰溜溜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过了一会,电话铃响了,我一接电话,是他秘书打电话让我过去。我只好乖乖走了过去,大头儿一见我,马上责备我,原话记不得了,大致是说他是副部级的领导,怎么可以随便带杂人来见他呢?说实话,当时我也很不开心,比他官大的人至少也见过,但从来没有这样灰头土脸,真想摔下门走出去。但是我转念一想,大头儿平时对我还是很好的,再说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和他生气。我脑子一转,觉的不能说求他找工作,于是我就说,那个人不是杂人,是马X的博士生,本来想请你参加博士论文答辩会的。参加论文答辩,表示学术上有地位,我知道他一定会喜欢的,他听了之后,果然喜形于色,但嘴上却说,那马X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心想,马X是正部级,怎么会给你副部级打电话呢!就你一个人会摆臭架子呀!

    还好,后来我的哥们儿如愿以偿来到我们那儿工作。十多年前曾任中国XX中心主任。下面的照片大概是1990年8月拍的,中间的就是我的大头儿,我旁边的那位,二十多年前在美国和加拿大大使馆都任过一等秘书,说不准哪位朋友认识他,所以把他脸留下来了。

     

     

     

    =================

    一个学生去参加追悼会,我就在那时把所有的一切一切,永远储存到了我的记忆深处。我当时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刻在心底的印章 -- 怀念宋振庭前辈》, 原想送给《社会科学战线》发表,因为宋是杂志的创始人,但后来想到宋对我的教导,我就把文章用火烧掉了! 那次个人书法篆刻展览也是我一生 so far 办过的唯一一次展览。

  •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2-09-15 18:15:42  [评论]

    美国真的末落了吗?

     

    头段时间收到三十年前大学班班长的信,收取班费 (每人数千人民币)来 COVER 回校参加百年校庆的开支(没参加校庆的也要交),最后一句大致写的是,海外同学赶紧交,不然美元又贬值了。说者无意,但听者有心。交钱首先不是很开心,以前尽管给母校捐过数千美元,但不是被逼着要的;后面那句话虽是玩笑,但充分反映了现在国内那种终于当家做主,把美帝国主义踩在脚下的优越感。想起二十年前到美国来,因为自己的祖国穷,受到了好多老美的同情和轻蔑。现在祖国富了(些),老美还是和以前一样轻蔑,没想到新的轻蔑又从自己的祖国来了。可能过于敏感也是人老的一个标志吧。

    话归正传,带孩子去DC转了转,原打算照着书(Photographing Washington DC)山寨一番,特地把书文件存到手机上,好按图索骥,但人一到那,书上的模式全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还是拍俺自己熟悉的故事照。

     

     

    (1) 美国的今天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2) 一圈一圈地往下走

     

    (3) 什么东西到国会都遇到红灯

     

    (4) 不注重知识,图书馆里空空荡荡

     

    (5) 911 的阴影还没有散去

     

    (6) 民不聊生,只好无声抗议

     

    (7) 中国醒了,美国却睡着了

     

    (8) 何去何从,前贤指路

     

    (9) 道路是曲折的

     

    (10) 换这屋子里的人是共和党的选择

     

    (11) 大搞基本建设是民主党的经济刺激方案

     

    (12) 增加罚款收入是 DC 市政府的损招

     

    (13) 开发旅游,赚中国大款们的钱倒是个不错的办法

     

    (14) 只要踏踏实实一步一步往上走

     

    (15) 前途是光明的

     

    (16) 我们老百姓只能坐在餐馆里向外观望

     

     

    p>
     
    更多"随笔小记"类日记
    棉花糖妗苼縁
    迷瞪一会儿aphelia
    忽然恍然Happle
    电台音乐Happle
    尘终曲落Happle
    久违了 ,sunshine~seli_na2017
    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seli_na2017
    灵魂稀释Happle
    烟姿胭脂Happle
    喜调Happle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