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unavail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吏治:2013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文学创作  创建于:2013-08-22 被查看:2311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BestSong200 | DreamDance | Verses | Fav-short | 2008-12, 2009-1, 2 | 08 Crisis | 08 Election | 新人新诗 | 新人报到 大国政治| 2010 | 20112012-1 2 | 2013-1, 2, 3醉是音乐”俱乐部 1, 2 |

吏治:2013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3-08-29 00:30:04  [评论]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3-08-29 00:29:50  [评论]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3-08-29 00:29:40  [评论]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3-08-22 20:25:47  [评论]
jiangps369的日记用户日记页 -- 关闭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学习体会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随笔小记 创建于:2013-08-20被查看:94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中共中央号召在全党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这是践行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提出的要求:“把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先进性和纯洁性建设、整体推进党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反腐倡廉建设、制度建设,全面提高党的建设科学化水平,建设学习型、创新型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等要求的具体落实。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在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央领导集体的务实作风,同时也体现了新的领导集体对中国当前突出问题把握能力和解决中国共产党执政能力的决心和意志。 

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同中外记者见面会上讲到:“新形势下,我们党面临着许多严重的挑战,党内存在着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尤其是一些党员干部中发生的贪污腐败、脱离群众、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问题,必须下大力气解决。全党必须警惕起来。打铁还需自身硬。我们的责任,就是同全党同志一道,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切实解决自身存在的突出问题,切实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使我们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不解决当前存在的突出问题,影响到党的执政地位的稳固,影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任务的完成,影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的成功。 

陈进行董事长在集团公司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动员大会上的讲话强调:四风问题在集团公司系统的具体表现主要集中在以下‘六个方面’,其中总部机关的表现尤为突出。一是管理不严、要求不高、监督不力,工作中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问题;二是缺乏大局意识,团结协调不够,尽职尽责不够,部门和个人利益至上,遇事推诿扯皮、不敢担当的问题;三是精神状态不佳,服务意识不强,劳动纪律松弛的问题;四是得过且过、自以为是,组织原则、工作原则不强的问题;五是廉洁自律意识不强、要求不严、标准不高的问题;六是工作标准、工作质量、工作效率不高,心思和精力不是用在学习上、工作上和研究解决问题上,而是乐于传播小道消息,散布消极情绪的问题。” 

除了上述普遍性问题,在各企业中,“四风问题”表现为不同的表现方式。突出问题存在:一是个别领导干部,个人凌驾于组织之上,凡事个人决定,缺乏组织观念;二是形式主义泛滥,敷衍走形式,不深入调查研究企业问题;三是缺乏远大理想,小富即安,得过且过,对企业的未来关心不够;四是缺乏群众路线,自以为是,没有依靠群众发动群众意识;五是不关心群众疾苦,对员工的呼声不闻不问,漠不关心;六是没有做到心无旁骛,对企业存在的突出问题缺乏研究,缺乏认识,缺少关心,致使企业长期处于停滞状态。凡此种种都是四风问题的具体表现。 

上述问题的存在,对集团公司在“十二五”末期进一步“做强”,“十三五”末期“做优”,到2020年时真正实现创建“四强四优”一流综合能源企业目标造成明显的制约。不能做到统一意志、统一行动、依靠群众和发动群众,凝聚人心求发展。 

要实现集团公司的宏伟目标和任务,我们就是要按照中央的要求,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实践好为民、务实、清廉。 

为民、务实、清廉。是中国共产党对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的要求。200310月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此问题。20049月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再次强调。为民,即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作为自己思考问题和开展工作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务实,即求真务实,出于对党和人民的事业高度负责,脚踏实地,埋头苦干,坚持重实际、鼓实劲、求实效,不图虚名,不务虚功,扎扎实实地把党和国家的各项决策和工作落到实处;清廉,即严于律己,廉洁奉公,时刻把党和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严格遵守党纪国法,坚持高尚的精神追求,永葆共产党人的浩然正气,切实做到拒腐蚀、永不沾。 

针对当前的形势,面对我们的具体工作,我们必须做到。 

第一,要坚定不移和中央保持一致,和集团公司保持一致,实实在在的开展好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通过活动实现党风廉政、作风务实、勤俭办企业、政策得到群众拥护、企业得到发展、群众得到实惠,实现企业利益和员工利益的有效统一。 

第二,要做好党员和群众的思想发动宣传教育。要让群众相信,此次活动就是要克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奢靡之风和享乐主义,就是要解决企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就是要实现企业和群众同呼吸共命运的目标。只有群众动起来,不怠慢,就必须做到领导带头找自己的问题,党员带头找自己的不足,干部带头查自己的缺点。改正我们的作风和态度,就能够赢得群众的拥护,让活动取得实效。 

第三,根据自己的岗位,要努力做到不断的学习和改进作风,努力实现企业管理的高效和执行能力的不断提高: 

1、深刻认识安全生产是企业的立命之本。安全生产不仅是保护员工生命健康的基本要求,也是保护企业利益的根本要求,更是企业改革发展的有力保证。企业的竞争必须要有安全的生产环境和安全的劳动效果作保证。河北公司安全文明生产方面存在的制度规定不健全,制度规定执行不力;生产标准不完善,生产标准执行缺乏依据;生产任务管理系统没有全面覆盖,新投产企业需要加快建设的问题;生产劳动人力组合不满足现场要求,劳动技能低的问题等等,需要尽快扭转。要组织相关部门尽快制定行之有效的规划和计划,按照要求有效推进,扎扎实实做好每一项工作。 

2、要改变工作作风,扎实有效的解决现场重大技术问题。要在过去对企业的重大技术问题由安生部组织专家进行研究基础上,做好现场调研。每次到企业进行检查和调研工作,要针对企业长期存在的具体问题,组织研究解决。近期到武安电厂研究了吸风机磨损问题,循环流化床锅炉排渣管道堵塞和变形问题,在马头电厂针对30万机组汽轮机内效率提高等问题,组织具体负责的技术人员,研究并提出解决的思路和方法,就是要通过作风的改变实现企业管理效能的提高,也是发挥个人技术专长服务企业的举措。 

3、要求真务实解决企业面临的困难。对企业生产活动中的问题,不仅自己要知道问题,更需要发挥集体的力量解决问题。集团公司推行的财务一体化系统是值得肯定和支持的,在一些企业正在实施当中,但是系统中存在的不适合现场要求和班组使用占用时间过多的问题,过去总感到是集团统一制定的内容,强行推进就是。这是不符合科学发展观要求的。我们的任务就是把上级的要求变成符合现场要求的具体行动,要把上级的要求和现场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创造性的落实上级的要求。 

4、要进一步做好调查研究工作,反对官僚主义作风。不仅自己要做到,多调查研究解决问题,也要严格要求所管理的部门,多调查研究问题。要解决企业的问题,必须到现场去,不能老坐在办公室。对待每个干部的工作要严格要求,不能任由个人自由行动。要在工作中多思考,多筹划,做好准备,多交流,多学习,做好充分沟通。把普遍性的问题要集中研究解决,把特殊性的问题要重点解决,把影响安全生产的重大问题立即解决。在时间利用和方法措施上要做到坚决不懈怠,不武断。 

5、要厉行节约办企业。集团公司“一保一降”是当前的首要任务。厉行节约办企业,对存量机组,就是要花好每一分钱。从企业生产链构成中寻找短板,从生产经济链中找到投资效益的最大化。通过技术升级和革新,实现生产经济链的高效率。使用好每一分钱投资,也就是要求自己力争对主要的内容进行研究,发现优点,发现不足,修正不足。 

6、要提高工作效率,使得企业的每一项工作能够得到及时的研究处理。提高工作效率,就是要心无旁骛,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学习运用好时间分配,无论是在现场或者其他环境中,做到专心致志而不浪费时间和精力,专心致志把问题研究透彻,思想认识统一,方法措施得当。只争朝夕做好工作。 

7、要统筹兼顾,协调发展。要以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在协调处理企业的具体工作中,以公司的利益最大化为原则,思考和处理问题。 

8、要廉洁奉公,做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无论在什么岗位,做什么事情,都要学会保护自己、保护企业利益,保护好自己的团队。以廉洁自律带动管理团队廉洁奉公。把企业的事情当作最大的事情。把企业的利益当作人民的利益。当作国家的利益。只有做到无欲则刚,才能保持廉洁自律。这是一个人的基本素质要求。 

9、要坚决防止决策性错误。杜绝此类错误的最好方法就是要多调查研究。不仅在企业做研究调查,也要到其他企业做调查研究。把成熟和技术先进、经济性好的技术方案带给企业,要选好解决问题的途径和方法,要防止官僚主义造成的重大浪费。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unavail
40岁,加州
评论于:2013-08-22 20:22:27审核状态:待批[修改][删除][评论]


hehe. cheers.

祖国, 我的爱人

祖国, 我的爱人
- unavail

数不尽的乡情,
忘不了的故里。
遮不住的青山,
流不断的绿水。
江河奉献给海洋,
海洋来自于江河。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 
我的祖国?

流不尽的相思,
开不完的春柳。
睡不着黄昏雨后,
忘不了旧愁新忧。
长路奉献给远方,
玫瑰奉献给爱情。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
我的祖国?


 



jiangps369 评论于2013-08-22 01:14:22
匹夫有责,社稷未来。

 
unavail
40岁,加州
评论于:2013-08-21 09:42:26 [修改][删除][评论]


《正午阳光》


《正午阳光》

“十八大”重点献礼剧目——30集电视连续剧《正午阳光》(原名《民生书记》)...

缘起一起意外事故,林松县县委书记康民生主动辞去竞争副市长的资格,并领命前往安和县继任县委书记。修路、建小学校等一系列棘手事件接踵而来,康民生逐步发现安和的秘密,一个贫困县迅速脱贫,依靠的是牺牲环境而大力发展的焦化产业。为了使安和县走上一条健康的致富道路,康民生与短期发展之路产生了剧烈的冲突,为此他不仅得罪了安和县县委,而且还得罪了整个安和县的群众。但是康民生义无反顾,终于赢得了人民的支持,“断臂治污”成功。他选择留在安和县,三年时间他将安和经济成功转型绿色经济,成为“民生书记”。
 
unavail
40岁,加州
评论于:2013-08-20 23:05:05 [修改][删除][评论]


《太子党, 团派, 民选 - 孰是孰非!》

《太子党, 团派, 民选 - 孰是孰非!》(1) 

太子党 - 红色血统,
团派 - 新 "红色血统"
民选 - 民有、民治、民享

《太子党, 团派, 民选 - 孰是孰非!》(2)

英雄不问出处。 好汉不问出路。
成功不问出生。 成就不问门第。

平心而论。太子党, 属血统承传一类。团派, 属派系举荐一类。民选, 属民众多数人选举一类。

太子党 (红色血统, 老太子党)。
血统合理。民众不合理。没有契约。没有验收。

团派 (新血统, 新太子党)。
派系合理。民众不合理。没有契约。没有验收。
团派平民学子合理。做事低调, 看不到(工作)绩效不合理。难以服众。

民选 (民众直选)。
合情合理。有契约。有验收。明码标价。愿买愿卖。

总之, 英雄好汉。各门各路。成功成就。不问派系。


美国民主
无为而治
[团队建设与布局]
权斗, ......


unavail评论于:2012-03-16 11:59:26 [修改][删除][评论]

政治清明, 社会清明, 是干出来。


左中右。上中下。中国变革, 是条不归路。

还政于民, 为民勤政, 为民服务。

春天来了。中国的春天, 快来了。

// 还政于民

Gettysburg Address 葛底斯堡演讲

人皆生而平等

民有、民治、民享之政府当免于凋零

  在八十七年前,我们的国父们在这块土地上创建一个新的国家,乃基于对自由的坚信,并致力于所有人皆生而平等的信念。   Four score and seven years ago our fathers brought forth on this continent, a new nation, conceived in Liberty, and dedicated to the proposition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当下吾等被卷入一场伟大的内战,以考验是否此国度,或任何肇基于和奉献于斯者,可永垂不朽。吾等现相逢于此战中一处浩大战场。而吾等将奉献此战场之部分,作为这群交付彼者生命让那国度勉能生存的人们最后安息之处。此乃全然妥切且适当而为吾人应行之举。   Now we are engaged in a great civil war, testing whether that nation, or any nation so conceived and so dedicated, can long endure. We are met on a great battle field of that war. We have come to dedicate a portion of that field, as a final resting place for those who here gave their lives that that nation might live. It is altogether fitting and proper that we should do this.   但,于更大意义之上,吾等无法致力、无法奉上、无法成就此土之圣。这群勇者,无论生死,曾于斯奋战到底,早已使其神圣,而远超过吾人卑微之力所能增 减。这世间不曾丝毫留意,也不长久记得吾等于斯所言,但永不忘怀彼人于此所为。吾等生者,理应当然,献身于此辈鞠躬尽瘁之未完大业。吾等在此责无旁贷献身 于眼前之伟大使命:自光荣的亡者之处吾人肩起其终极之奉献—吾等在此答应亡者之死当非徒然—此国度,于神佑之下,当享有自由之新生—民有、民治、民享之政府当免于凋零。   But, in a larger sense, we can not dedicate—we can not consecrate—we can not hallow—this ground. The brave men, living and dead, who struggled here, have consecrated it, far above our poor power to add or detract. The world will little note, nor long remember what we say here, but it can never forget what they did here. It is for us the living, rather, to be dedicated here to the unfinished work which they who fought here have thus far so nobly advanced. It is rather for us to be here dedicated to the great task remaining before us — that from these honored dead we take increased devotion to that cause for which they gave the last full measure of devotion — that we here highly resolve that these dead shall not have died in vain — that this nation, under God, shall have a new birth of freedom — and that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shall not perish from the earth.

超过63%的受问者表示接纳实行西方式民主,
================================
环球时报民调惊人 半数民众预感到革命在靠近(组图)  多维新闻 于 2012-03-13 20:28:38

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英文版3月12日公布一项民调,超过63%的受问者表示接纳实行西方式民主,近半民众认为中国濒于革命边缘。法国媒体欢呼这一调查结果“令人震惊”,甚至热烈鼓吹中国民众对于“革命”的认同和表达,多维记者通过核实,确认该调查报告并未受到如法媒所渲染的“封锁”压力,仍然可以在global times查询到原始文本,而且并非其所宣称的支持西方式民主,法媒所统计的63%民众“支持”实际表达的意思是“不反对,但不现实”以及“支持,而且已可以实现”两部分。

法国解放报报道称六成多中国民众支持西方民主。





“把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先进性和纯洁性建设、整体推进党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反腐倡廉建设、制度建设,全面提高党的建设科学化水平,建设学习型、创新型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3-08-22 07:47:16  [评论]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3-08-22 07:43:29  [评论]

我的同学之三:他学习是非常刻苦的(图)
文章来源: 美国之音 于 2013-08-21 20:26:00

华盛顿 — 案即将开审。不论这位前中共高官面临什么样的判决,有关他的争论定将持续下去。在中国特色的政治体系中,在一定程度上算是个“另类”:身为家世显赫的“红二代”,他在不期而止的政治生涯中展现出与众不同的张扬个性。在许多人看来,他在政坛中的“高调”让他看起来不那么本土化,更像个西方政治人物;而另一方面,他又能够娴熟地将中共意识形态的一些典型表现形式民粹化,赢得不少支持者。在案即将开庭之际,美国之音联系到几位曾经在北京大学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同窗的同学,请他们谈谈个人的感受。应受访者匿名要求,访谈记录中受访者姓名均以“老同学”替代。

这位受访者是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所研究生院的同届校友,在海外从事媒体研究多年。他曾在研究生院和一起赤膊打篮球。忆及当年球场流汗岁月,看到老同学兼球友如何一步步登上闪亮的政治地位,又如何落为阶下囚,令这位学者唏嘘不已。

萧洵:您当初与是同届研究生。您个人和他是怎么结识的?

老同学#3:我们是1979年进社科院的研究生,那也是中国第二届研究生。当时社科院研究生人数不太多,第一届少,我们这一届就稍微多了一些。研究生院新闻研究所分几个专业:英文采编、国际新闻、新闻业务,还有一个是新闻理论。大家不在一个专业,但在一层楼上住,一些课我们也互相听。国际新闻和英文采编学的课有些是近似的,两个专业的老师也会互相交流。同时,因为我们很多老师原来也是新华社资深的编辑、记者、社长呀。比如说,安岗,他原来是人民日报的副社长,也是新闻研究所的所长,也是导师。像刘宾雁啊,王若水啊,也都是导师。我们也共同上课,所以还是有一些交往,但交往不是太多啦。

我们因为在学校的时候喜欢打篮球,也打排球。排球是我们几乎每天都要进行的活动。篮球呢,每个星期大概有个三、四场吧。有时候也会光着膀子一起打篮球,打半场的那种球。我去的时候年纪是比较小的那一拨人吧。因为是从北大过来的,没有念完北大的本科,就直接考上研究生过来了。

有一拨同学今后的计划是从事中国的新闻业。当时的处境是这样子的:文化大革命刚结束,中国的研究生也比较少。七十年代末期,八十年代的时候,尤其是七十年代末期,中国刚对外开放,大家都希望,尤其是中国新闻界的人都希望有一个新的变化,就是从过去的宣传形式的、硬性的、新华体和人民日报的调子的那种宣传能有点转变。因此,新闻研究所早期这两、三届的研究生的培养目的,就是一种新型的新闻工作者。所以我们一开始上课,主要的业务课基本上都是外国人来上。大家谈论的基本上也是怎么能够做新型的记者。我们每天做的就是批判人民日报,批判新华社,改写它们的新闻稿呀,英文的,中文的。相当多的同学基本上还是想从事新闻事业。而且当时正在讨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思想是非常开放的。有一个例子,就是当时主管社科院的邓力群到人民日报大礼堂给大家讲话,其间说你们这些红卫兵怎样怎样,结果大部分同学站起来就离场走掉了。这也显示出当时思想的开放。那么这个时候和大家在一起谈论,进行交流,思想也都是倾向于改革、开放、真理、实践这样的话题。

萧洵:您说当时大家思想比较开放,谈的话题也比较大胆。那您个人和有没有谈过这些话题?

老同学#3:我们没有具体谈过,因为跟他毕竟不在一个专业吧。就是平常因为打球啊,交往啊,随便这么接触。有时候打篮球的时候会谈到国家队、国家队改组,还有中国的体制应该要改变,就是这样比较一般的事情。

萧洵:那么他当时有没有给你留下特别的,和他人不同的印象?

老同学#3:没有。那个时候情况其实是这个样子的:大家都是刚从文化大革命过来,文革期间他们的父辈都被打倒了,所以他们成了黑五类、走资派的子女,要下放、坐监呀。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比一般人还要低一等,就是一般的工农大众其实在一定程度上社会地位和政治地位,在相当长时间里也是比他们高的。他们后来被解放了,被平反了,恢复职务了。不过很多人恢复的职务并没有文革以前那么高,所以当时在新闻研究所里的高级领导的子女都没有显出他们的特点。而且他们在成长过程中,被打入过十八层地狱,然后又上来,他们还是很低调,很平民化的。

萧洵:他的性格怎么样?

老同学#3:个性方面其实还是很随和的。他和班上同学的关系也很好。因为新闻研究所里早一两届的研究生里头,领导层的子女还是有相当多的数量的。而不是领导层家庭出身的同学们,知识和刻苦程度都很高,所以基本上同学间还是相对平等的。当然有些个别的高级领导的孩子在进来的时候会有些特殊照顾,有时候上课不是象其他同学那么专注和投入。但是学习还是非常刻苦的。

萧洵:我之前在与您的一位同学谈起这方面的事情时,他对我说,考研分数不够,是通过落实政策特殊照顾录取的。所以那位同学对他印象并不好。

老同学#3:刚才我讲过,当时领导层的子女比较多。不光是他一个人。有好几个人分数卡在线上,或者是稍微低一点,然后加点分;有比他们考分高的一般的考生可能没有进来,这情况也是有的。他不是单独的一个了。

他的英文不是他们班最好的。象我们这些是大学学完英文的。因为他也不是大学本科学完英文的,所以比不上很多大学本科学英文,而且是尖子的那些人。但是他的英文也还可以。后来看到他在一些公共场合用英文提问或者说话,可以看出他的英文在他那个年纪的干部里面应该是比较好的了。

萧洵:再回头谈谈他当时作为您的球友的那段经历。

老同学#3:当球友都是光着膀子,象农民似的。我们一帮研究生在人民日报大院里面打球打得满身大汗。因为我们当时学习也比较紧张,再有我们当时也比较喜欢玩,基本上每天下午三点钟下课。

萧洵:他篮球打得怎么样?

老同学#3:篮球还不错,因为他个子大呀。不是说技术精湛,是个子大。他1米8几吧?在我们那个年纪的人里算是比较高的。他体力也好,球打得一般啦,但是基本的技术还是具备的。

萧洵:您觉得他打篮球时灵活度怎么样?

老同学#3:还不错的。都基本正常,手眼配合、身体协调性,都算正常。我们打起球来也是乱撞呀,乱打的,是滚在一起的。

萧洵:那么您现在回头看,从最初见到他到离开学校,他有没有什么变化?

老同学#3:因为我们当时都是定向的,主要是中国中央级新闻单位需要的。本来大家去向都是定了的,但是我们毕业之后呢,就比较特殊,就没有到人民日报或是新华社,而是进了中共中央书记处,还是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那个时候,我们就感觉他已经是在往仕途上走了。我们同学中间有很多人当然也是走仕途的了,但是仕途都是从新闻机构开始走的,比如说像王晨这样的。但是他呢,就直接上了共产党的中央部门去了。

萧洵:自打那以后,您有没有再见过他?

老同学#3:我基本上没有见过他。我们有同学去找过他。他接待还是比较热情的。比如说我们一个同学,在我们班算是年纪比较大的,其实和他的交往算是很少的,在他任大连市长的时候去找过他。他接待还是很热情的。

萧洵: 在大连的时候已经表现得比较高调了,和当年打篮球时留给你们的印象有很大反差。你那时有没有觉得惊讶?

老同学#3:没有。因为人在仕途,他必然有他在政治上的冲力。如果他要在那个地方做得最好,必定要爬到最高岗位。这是那段仕途的终点。我们看到他一路过来,并不是很顺的。他在金县当县委书记,也是熬了很多年才熬到大连;在大连市熬了很多年才熬到辽宁省。而且在他当中央委员期间,还有很多次没有被当地人选上而跑到山西去选。讲回对他的印象,他在金县的时候,有个电影是讲农民乐队的(《迷人的乐队》),就是那里的农民组成的一个管乐队。当时我们都觉得他还是很会利用宣传手段的。

他到大连的时候,还是把大连的建设抓了一下。当然我们看到,他比一般的官吏还是有一些优势:第一,他有父辈的庇荫,可以做一般官吏做不到,或不敢做的事情;第二,他有一定的世界视野,因为我们毕竟在研究生院看了很多的美国电影 – 美国大使馆给我们免费提供电影,每周都在看。尽管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时候出国的人还比较少,但是他有一定的国际视野,比如说在大连的建设中,对于城市规划、城市建筑风格等等。他还是有一些不同于他那一级官吏的视野吧。

萧洵:您当时有没有觉得他是个比较西化的人?

老同学#3:他本来就是比较西化的。我们那伙人都是比较西化的,因为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是中国人是进行自我灵魂探索的时期,灵魂探索的一个标准就是借鉴西方的文明。尽管当时也有“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这样的运动,但是从内心里,中国人,尤其是中国那一代的知识精英也觉得西方文明在很大程度上超过了东方文明。那个时候向西方看还比较盲目,因为你刚刚打开视野的时候,看到的西方好的东西要更多一些。

萧洵:踏上仕途之后他有没有什么改变?

老同学#3:仕途险恶,经常是零和游戏,只有一个职位的时候,不是你得,就是我得。我觉得他一路走到辽宁省的时候,还算是相对循规蹈矩,但是到了商务部的时候就十分高调,而且表现出个人霸道的一面,很张扬。我们关注过几次他与美国商务部门的对等官员进行谈判时候的表现。当然有些人喜欢他那样,认为终于有人可以硬起来,而且在谈判中可以拿英文对付他们。从商务部那个时候,就开始觉得他的政治企图不只是做一个省部级的官员。

萧洵:从商务部长到重庆市委书记,在中国人看是被贬了。您和其他同学那个时候有没有议论过这个事?

老同学#3:这件事情我们也跟踪了,因为有些同学后来也在中央部委工作,大家也知道一些情况。媒体上有一些报道讲到当时吴仪不满意啦,吴仪裸退是要阻挡他升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副总理啦,都是媒体上讲的。他在商务部时是有上副总理那个职位的态势,因为当他在商务部的时候,“太子党”已经基本上摆脱了过去的很多规管,昂首挺胸地进入中国金融、经济和政治的主要岗位。那个时候,比如说中央委员的选举已经难不倒他了,但由于他的张扬和跋扈,中国政治内部搞平衡就把他‘平衡’到了重庆。按道理讲呢,这个基本上就是被贬了。当时商务部长是个很重要的位置,因为中国和任何国家进行外交活动基本上都要涉及商务活动;而且中国对一些贫穷国家的援助,还有发达国家大规模的订单,都是中国政治和外交活动的砝码。因此他在这个位子上是经常见报,经常出现。那么他从这样一个重要的岗位突然就跑到了重庆,而重庆是中国直辖市中最差的一个地方。

萧洵:他到了重庆显然是不甘寂寞,就有了“唱红打黑”这些事情。很多人认为他搞的这些事显然是政治手段,也有人认为他是个有理想化想法的人,“唱红打黑”其实是他实践理想的方式。您或许不这么看,但您是不是觉得他个性中还是有些理想化的东西?

老同学#3:他不一定完全是理想化的。当然他做一些事情还是有些视野。比如说在大连市城市规划方面有一定的国际视野,体现出一种“国际范”。到重庆之前,他已经辛辛苦苦熬了几十年,而且已经见到进入中国最高领导层的曙光。这时候他被贬到了重庆,如果没有新的更上一层楼的机会,他基本上就在重庆退休了。如果说年轻的时候他可能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中国的领袖,可能说做到一定的领导岗位也就算了。但是之后,我们看到中国的权贵阶层,在中国的金融、经济、文化和政治领域,全面地进入了主导地位。在这种情况下,他熬了这么多年,而且在中国的官吏中知识水平还算比较高,视野比较广,又有一定的英文水平,当然是不甘心看到和他同样的资历的人,或者比他能力还差的人跑到他前头去。那么他要翻身的话,必须有一定的实力。要怎么办呢?要两个方面的表现:一个是GDP的表现;一个就是说能够在政治上独树一帜,能够成为一方人称颂的政治人物。然后以这方面的业绩,或者光环,跟最高领导人进行政治上的讨价还价,才有进入最高领导层的希望。

萧洵:那当时“唱红打黑”搞得如日中天的时候您是怎么看的?

老同学#3:当时我是觉得那是走火入魔。我认为一个人要是做一个事情久了,就会变成是他做的事情的一个部分,或者是他做的事情的全部。而从他们太子党的角度来看,“父辈的江山”是一个很重要的思想基础,就是“父辈的江山”由我们来继承,由我们来保卫。因此他要想回到旧有的共产主义的话语体系也不奇怪,因为那是共产党执政的法统来源。他们要是回到那个地方也是自然的。从他们的家庭教育、家庭背景,和父辈们打江山的所谓农民造反,夺取皇位的角度来讲,这是个自然的反应。第二点,他们在走向资本主义的过程中,利用社会主义的元素能够独树一帜。而且当时也有新左派、左派、右派之争,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愿意以一种浪漫的情怀回顾过去的三十年,或者以浪漫的情怀回顾文化大革命的经历。而所谓的“重庆模式”就是经济上的“国进民退”和“均贫富”再加上“唱红打黑”。

萧洵:您当初毕竟和也光着膀子打过一段时间的篮球,现在他面临审判,从感性角度,您怎么想?

老同学#3:当然我们都不希望任何人会变成这样子。作为同窗,看到他从中国政治比较闪亮的地位落为阶下囚,而且现在面临着审判的这样不可预测的命运,令人唏嘘!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3-08-22 07:42:30  [评论]

我的同学之二——女同学:他英俊潇洒很西化(图)
文章来源: 美国之音 于 2013-08-21 10:53:26
1975年与前妻李丹宇

链接>> 我的同学:六亲不认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图)

华盛顿 — 案即将开审。不论这位前中共高官面临什么样的判决,有关他的争论定将持续下去。在中国特色的政治体系中,在一定程度上算是个“另类”:身为家世显赫的“红二代”,他在不期而止的政治生涯中展现出与众不同的张扬个性。在许多人看来,他在政坛中的“高调”让他看起来不那么本土化,更像个西方政治人物;而另一方面,他又能够娴熟地将中共意识形态的一些典型表现形式民粹化,赢得不少支持者。在案即将开庭之际,美国之音联系到几位曾经在北京大学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同窗的同学,请他们谈谈个人的感受。应受访者匿名要求,访谈记录中受访者姓名均以“老同学”替代。

这位曾与在北京大学同窗两年的女士,在薄离开北大后再没有机会见过这个老同学。虽然已在北美生活多年,但至今谈起老同学,仍难掩最初的美好印象。

萧洵:那我们就从北大谈起吧。您与他同学从什么时候开始,同窗几年?

老同学#2:是我在北大历史系的同班同学。后来因为他考了研究生,同学也就是一年多吧。以后没有直接见过面,但是通过其他同学(有所了解);还有学校的reunion(校友重聚),虽然我没有直接去,但是他去了,所以大家还是有些来往。听说他每次和同学打电话的时候,都会把过去的同学每一个认认真真地问过来。

萧洵:第一次见到他的印象还记得么?

老同学#2:我对的印象真是英俊潇洒呀!很西化!觉得他今天到了这一地步真是很可惜。而且,我觉得真的是一个政治交易、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他实在是不适合在中国,甚至是在美国,搞政治的。他太缺乏一种隐忍的能力,太张扬,太跋扈。做政治就需要妥协,在美国都需要妥协,那在中国就更需要学会左右圆滑做人,才能达到目的。我今天看了看新闻,所谓贪污在中国现今政治当中真的算是小菜一碟了。

萧洵:您刚到提到他个性中的张扬、跋扈,那您在大学时,当时有没有看到他表现出这样的个性特点?

老同学#2:没有!

萧洵:那当时您感觉他的个性是怎样的?

老同学#2:很阳光!很和善!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来形容,就是说,他看着你的时候总是笑嘻嘻的,高高兴兴的;所以大家跟他处的都很好。

萧洵:那么与您相熟的其他同学对他的印象是否也差不多?

老同学#2:我们班出国的人很多,只有一个女生留在国内了。她是唯一一个和有些联系,而且请做过一些事情的。不过那些事情也说不上与权力有关,反正是国内的一些事儿吧。她去找过薄帮忙,人家每一次都帮。

萧洵:我还是很好奇,您说是国内的一些事,具体是帮哪一类的忙需要动用薄而不涉及权力?

老同学#2:好像是工作上的忙。实际上也是利用了的权力。那是很多年以前,当时还在北京,这个同学也是受人之托了,是工作上的事情,具体情况不是很了解。就是说,他很念同学情谊了。

萧洵:我曾问过一位在社科院研究生院时的一位同学对他的印象,没有您对他的印象正面。这位薄的老同学说他有几次不愿意认从前的老同学。您听过类似这样的事吗?

老同学#2:没有这个感觉。而且我觉得吧,我们当时是77级入学,所以这一段的经历可能都是大家最珍惜的。他之后上了研究生,(是不是)他们之间的那种利益冲突会更大?

萧洵:那您对外间报道提到他的为人时,有没有偏颇的感觉?

老同学#2:就说他为人,我有一个表弟在商务部工作,就说他为人特别地厉害,总是让底下的员工加班。但是我也有知道这件事的同学,说他比员工加班加的都要多。他自己勤工勤力在工作,也对底下的人同样地要求。所以我说他不会做人就是这个意思了。

萧洵:他父亲在文革时候挨过整。所以他的童年经历也不是那么好。那么你们在上大学的时候知不知道他的这段背景?

老同学#2:不知道。当然知道他是薄一波的孩子,但他在文革中的那段事情,就不知道了。

萧洵:您说他很阳光,和同学的情谊也很深。能不能给我们举几个具体的例子?

老同学#2:那都是好多好多年前的事情了。具体的例子也说不出来了。

萧洵:那有什么印象?

老同学#2:印象就是觉得他很漂亮!(笑)

萧洵:这对女孩子来说很重要吧?

老同学#2:(笑)蛮重要的,最后留下的印象就是:他是个高高大大,穿着军装,很精神的人。

萧洵:那么在大学期间,他与同班同学接触多吗?还是他有自己的事情,没有太多机会接触?

老同学#2:其实,他后来真正保持联系的呀,还真的都是这些高干子女,像我们这些小老百姓的孩子,就没有什么接触。那我们呢,就是通过别的高干子女,能够间接间接地听说一些事情。他当时在北大的圈子,就是和一些当兵的,和一些比较时髦的人在一起。所以我和他真正一对一说话的机会也不是很多了。

萧洵:当时在大学里应该有些集体活动吧?他在这些方面是不是热心?

老同学#2:他不是组织者。他是参加者。但是,他也只待了一年多,所以也没有很多机会。但是,我们班以后的同学聚会,都是围着转的。那时候好像他已经是在大连了,所以得等他到中央来开会,我们才能搞同学聚会。但是这个责任也不能算在他身上,可能是我们这些北大历史系组织同学聚会的人比较趋炎附势吧,觉得好不容易出了这么个高级同学。其实他都算不上是北大毕业的吧。

萧洵:后来他一路攀升,您有没有特别关注他的官运轨迹?

老同学#2:当然关注了!因为是同班同学,而且同班同学好不容易出这么一个大官儿,怎么能不关注呢?但是有的时候觉得他是那个打不死的洪常青似的。其实,他从大连到商业部,后来又到重庆,好像已经是贬了一下,放(逐)出去了。哎,没想到人家能够东山再起,又在重庆轰轰烈烈地搞起来了。真是觉得他的这个能力还是挺强的。

萧洵:为什么说他是“打不死的洪常青”?

老同学#2:因为他当时到商业部,然后贬到重庆去,好像有点儿被贬过去似的。所以他能在重庆那个偏僻的地方又重新做起来,就觉得这人真的是有点儿领袖魅力的,是有点儿能力的。

萧洵:很多人其实都认为他是有别于一般中共的领导的,不论是从外在形象气质,还是处事方式等等都不一样,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老同学#2:对!对!

萧洵:但是,对于他在重庆所做的一些事情,您有什么看法?

老同学#2:我觉得吧,挺惶惑的,包括这个唱红打黑。我不是特别能理解。我觉得是个特别西化的人,据说当时弹钢琴,不知道是不是和谷开来,反正说和女朋友谈钢琴,四手联弹啊!

萧洵:所以这些轶事听起来让您觉得他是个蛮浪漫的人,是吗?

老同学#2:蛮浪漫,蛮西化的一个人。我觉得从他学世界史,到学新闻,都是一个蛮崇洋媚外的一个人。

萧洵:所以您认为他对于这些西方的东西还是比较有好感,比较认同的?

老同学#2:对!

萧洵:那么后来有人说他在重庆搞“唱红打黑”,是有政治上的企图和野心。您当时有没有过这样的想法?

老同学#2:我不觉得是。我觉得,他认为这种唱红歌之类的是在标榜一种精神吧!而中国现在这种精神实在是缺了点儿吧。不过,我离开中国时间太久,这个我觉得没办法回答。但是,尽管崇洋媚外,如果他当了第一名的话,掌了最高权力的话,他不会在中国实行民主制度。我觉得他如果能够效法一个人,或者能够效法成功的,也就是新加坡的李光耀。

萧洵:所以还是一个威权社会的首脑。不过您前面说过,觉得他不应该从政。

老同学#2:我不觉得在中国他是个理想的从政材料。

萧洵:您是否曾经想过,一旦他有机会坐到目前习近平的这个位置上,中国会往哪方面走?

老同学#2:我觉得这对中国可能也不失为一个比较好的一个前途。因为在美国待这么多年,看中国这么多年,我本人也是学政治的,真的觉得(中国)民主的土壤还不够肥沃,或者还根本就没有。

萧洵:那么您也觉得在中国现有的状况之下,还没有坚实的基础去搞西方的民主,还是您认为这个土质根本不一样?

老同学#2:我觉得土质不一样。当然人家台湾出现了,也不能说将来就没有希望。但至少在这一代,还不如出个李光耀,把国家经济搞好一些,秩序搞好一些。

萧洵:对他落马,还有他太太的事,整个事情,您怎么看?

老同学#2:(长叹)觉得真是挺可惜的!我觉得谷开来也是挺可惜的!年轻时候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儿。但是如果有女人,那妻子肯定是不高兴。但是,要想做一个政治家的女人,一定要有Hilary(希拉里)的度量才行呀!

萧洵:听起来是个风流倜傥的人,或者说生性风流?

老同学#2:中国官位上哪一个人不是这样呀?

萧洵:所以您认为他有女人不出乎您的意料,但并不代表您认可他的做法?

老同学#2:对!可以这样讲。并不觉得奇怪,也不觉得作为一个干部,会是一个致死的原因。

萧洵:您提到希拉里的度量,是不是说,由从政的角度上来看,基于这样一个现状,既然你没有办法避免,作为夫人还是隐忍一些好?

老同学#2:对!红旗不倒,彩旗飘飘嘛!反正你能够保持住大奶地位你就算了嘛!

萧洵:您觉得他在钱方面是个很贪的人吗?

老同学#2:我没有任何接触,没有这样的印象。但我觉得太贪财的人走不到后来他走到的那个地步。

萧洵:人们都说官场上难有干净,说的是为官难免作出见不得人的事,尤其是在经济方面。

老同学#2:对!但是在经济方面,在中国官场上,有的时候贪财,有的时候都不是自己能够控制住的了。你想,他们俩到这种地步了,得有多少人往里进贡东西呀!

萧洵:除了最初他风流倜傥的外表给您留下的深刻印象,还有没有其他因素让您觉得这个人还是值得同情的?

老同学#2:我看了一些报道,觉得重庆的老百姓对他的感觉很好。

萧洵:是,这些我们也常听到读到。重庆老百姓或许能够感觉到周遭实实在在发生了变化,比如说社会治安,市容市貌等等。但也有很多报道将焦点放在他在重庆“打黑”中无视司法正义,践踏司法程序的做法。比方说搞运动式地抓一批人,不经过正常的司法程序就下狱收拾了。那样当然会有很多人拍手称快,但对于整个社会的法治秩序而言是非常有害的。您有没有想过这方面的问题?

老同学#2:这些事情,任何事情总是会招来各种各样的议论。我还是比较相信老百姓说的话。当然我也不知道所有的事情啦。但是看大连,看重庆,这两个他曾经当政的地方的老百姓对他的怀念吧,其实蛮说明问题的。

我这么说他,是不是也有一些趋炎附势的可能?

萧洵:我听了这么多,并没有这种感觉。我尊重您能够把自己的感受真实地表露出来。我个人看,这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欣赏。

老同学#2:是呀,如果我真的想趋炎附势,回国一定会去找他。我没有这样做过。而且,我想即便有一天真的被“流放”到美国了,我一定会以一个老同学的身份去看看他。

 
unavail
45岁,加州
评论于:2013-08-22 07:41:04  [评论]

昔日翻译揭秘:工作狂的六大“恐怖”特征!
文章来源: 多维 于 2013-08-21 10:06:59 -

如今的已成。不过,想想其昔日的威风八面,那些曾经为他工作过的人还是有点心有余悸。据苹果日报报道,昔日在大连时的一位翻译就透露了一下的六大“恐怖”的霸王特征。

以下为作者原文:

今天看到了关于的消息,让我不禁想在他任大连市长期间我在市政府外办给他做翻译的一些感受。不带任何政治色彩,不带任何个人感情,只想客观的说一说。

第一,给他做翻译很难

是个什么事情都要求尽善尽美的人。第一次给他做翻译的人,他都要好好“刁难”一番。比如故意多说几个公司的名称(他会英语,日本公司日文和英文几乎是一样的),看看你有没有说错或说漏,如果有那你就惨了!另外,就是他故意说了很长的中文,如果你要是翻译的很短,就证明你把他最精彩的部分删掉了;有时候他说的很短,如果你翻译很长,就证明你翻译的时候加入了自己的想法,都是不可以的。日本客人拜会的时候,他要多说多介绍,而作为翻译的你必须要快说,不能耽误他的时间。有一次日本富山县知事从日本带来了一个中国人做翻译,这个翻译说中文的时候,就像在做报告:“嗯。。。我来介绍一下我们代表团的成员,嗯。。。这位是。。。富山县副知事-嗯。。。”还没说几句,薄就指着名单对对方的翻译说,“这不都写着吗!”对方翻译一个大红脸,再也不敢翻译。

还有一次一个旅行社的翻译来给他做翻译,结果中途当着客人的面说:“给我换翻译!”

以上的种种情况如果你有的话,他就会对你宣判:“以后这个人不许给我当翻译!”那么你就没有必要留在市政府外办了!

要想给他做翻译,必须要在副市长身上练手,这是处于对市外办翻译保护的一个策略。

第二,心很细,管得太宽!

薄的心很细,如果他跟你说一件很小的事情,他会记得。如果你忘记了,就要遭殃。过几天你以为他会忘记的时候,他会突然问你:“那件事怎么样了?”你如果想不起来是哪件事的时候,你就该挨骂了!

管得宽-白天天天在外面考察。如果中途看到道路边有一堆沙子,就会开现场工作会议,把辖区领导叫来,问:“这是怎么回事?”有一次他去旅顺视察,中途经过龙王塘镇,看到路边有一排很旧很破的房子,就把镇长招来,问道:“你在这里干了几年?”“三年。”“这三年你都干了什么?”就这一问,让这位镇长打了一周的点滴!

有一次会议室的把手不太好使,就把负责人一顿的“臭骂”;送客人的礼品袋子没系好,也被一顿“骂”。。。

第三,时间观念特强

接待日本客人的时候,做的日程表必须细到几分钟。

比如,

13:30 餐厅出发,去大连市政府拜会薄市长

13:55 市政府到达

14:00 拜会薄市长

这个日程看似简单,但是如果从电梯到会议室,必须算好时间,如果客人先到了,“让客人等”要挨骂!如果晚了,他先到了,让他等了,也要挨骂!必须是准点时间。

第四,做政府工作报告不用稿子

当时做政府工作报告,不用稿子,把所有的数据都装在脑子里的应该只有朱基和!给他当翻译,大连的所有企业的情况,包括企业的名称,企业的内容,数据说了之后,如果你不会就惨了!

第五,开会从来不提前通知

他开会从来不提前通知。白天在外面视察,有问题就开会。而且是在晚上9点开。一般都是在开会前十分钟通知各个局级干部。所有当时的局级干部的车里都配有警灯和警报。为了能够在十分钟内赶到。如果晚了,就是不想干了!为啥是9点呢?这个时间正好是晚上应酬的时间,如果谁满嘴的酒气,“你去喝吧,以后就不要来开会了!”这是他的结论!他当市长的时候,所有的领导必须一年365天24小时开机,随叫随到!

第六,典型的工作狂

他不抽烟不喝酒!每天只有工作。大连国际服装节期间,下半夜2点,打着点滴,打着哈欠会见国外使节!大连的冬天冷,没有观光客。为了改变这个问题,他搞了“大连国际迎春烟花爆竹节”从大年三十我们就开始准备,正月初二开始一直到正月十五,来连的游客多了,政府相关部门就不要想休息了,而且年年如此!

 
更多"文学创作"类日记
DaydreamingFtacy
长乐行 (菲菲原创)GoodMorning
層次越低的人,越喜歡花時間在這4件事上!special168
象牙斜塔不想说的字
520·十四行诗不想说的字
这就是爱雨花
慈母之歌pchenca
母亲节pchenca
凰求凤pchenca
Kindness -- By Naomi Shihab Nyereachyou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